言情閣 > 金枝夙孽 > 正文 第二千四百二十二章 泰已狐悲

正文 第二千四百二十二章 泰已狐悲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大殿下的侍衛覺得自己終于從之前不是大殿下第一倚重的侍衛,變成了大殿下不得不倚重的侍衛!這些奇妙的變化說實在的,他最初是覺得欣喜的,那個佝僂瘦弱的家伙,總是以那種奇怪的身形擋在他與大殿下之間,每次出那種莫名其妙的主意,卻總是能夠莫名其妙的得勝,好在是上天垂憐那家伙竟然心懷仇恨,

    雖然,所有人都沒有看出來,雖然,他也怨恨自己找了那么長時間那家伙的缺點,居然沒有看到他真實的身份,真是糟糕之極,但是好在,那家伙自己主動撤出去了。那么積極的站在了大殿下的對立面。成為了它們不可或缺的證人,得知這一消息的時候,這名侍衛簡直整夜整夜的睡不著覺,那種興奮,像是一種莫名的蟲子鉆進了他的身體,極富力量的撞擊著他所有的血管壁。終于到了他能夠來到大殿下面前大展身手的時候了,可是看著現在的大殿下,他又覺得有些茫然了。他有些手足無措的服侍在大殿下身邊,低著頭,強忍著胸中各種各樣的困惑與無奈!

    此時的大王子,竟然萬年不遇的比劃了幾個舞姿。然后在大帳之中一邊跳舞,還一邊哼著一首古怪的歌曲,連他這個一直服侍在身邊的人都聽不懂歌詞里面唱的到底是什么。這時候他就有點明白,為什么當初那個瘦弱的伶人能夠得到王子的喜歡了,也許在這個時候他會有很多說辭,不像他這樣已經絞盡腦汁了卻仍然只是感覺到口干舌燥而已!

    直到大殿下似乎有些玩膩了,站在那里的時候,侍衛才聽清他到底嘀咕的是什么,“烏衣之王,是我小的時候最喜歡聽的故事。那時候,我覺得,他根本就不是一個凡人,而是一位神,比傳說中的不世之王,更加接近于真正的神的那種存在,但是,你知道,喜歡他的人很少,因為他的結局,是像一個孩子一樣,屈服在年僅十一歲的侄子手里,他原本的戰績輝煌如同天上的太陽,但是一旦由最后的屋檐存在,就完全遮蔽了那些像太陽一樣的光輝!在那之后,在大那個根本沒有任何預料的風云突變之后,所有的人全都眾口一詞地抹殺了他從前的風光無限!那是多么不可思議的謀殺,在我所有的回憶之中,完全不能給出答案的,就只有這件事情。一個擁有像天高地厚一樣孤寂的人,怎么會忽然消失,怎么會完全在人的記憶中被去掉,那有多難。卻在他的人生之中,在傳說之中實現。可是我依然記得,也能夠想象得出,他當時看向他侄子的眼睛時目光的喜愛,那是一種溢于言表的喜愛之情,雖然這在后來是讓很多有一點點疼惜她的人,覺得扼腕嘆息的地方,但起碼在那個時候,沒有人能夠拒絕那小家伙的可愛!

    那小家伙,比他想象的擁有更多的智慧,也擁有更多的力量,雖然年僅十一歲,但是他的手臂已經粗魯的能夠搬動整塊石頭,這家伙是個異類!當他的劍沒有一絲猶豫地切斷他叔父的喉嚨,當他們在最后的注視之中根本沒有任何一點對話的時候,他的目光竟然充滿了溫柔的寬慰……大家都沒有想到他是這樣的叔父!”

    那個侍衛有些擔憂的圍繞在大王子左右,幾次都想開口說話,但卻完全不能從大殿下那種自我欣賞般的,滔滔不絕的感慨之中,真正利索插進去話兒,因為他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甚至對這個傳說并不是很了解!再怎么搜腸刮肚,有個不傷大王子的思路。于是,只能一直一個勁兒的做那種古怪的動作,張開嘴又閉上,張開嘴又閉上。終于,大殿下像是說累了,要么就是厭煩了!一屁股坐回他的椅子,那根本沒有什么預計,又完全不講究動作的姿勢,如同摔回去的,但是他終于安靜了,這樣子的大殿下盡顯頹廢,他的侍衛就更加害怕了,他走上前去,抱臂當胸,“殿下我們不能就此放棄的!這里根本就不是路的盡頭!而且敵人的逐步迫近已經是既定事實……我們要不要……”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帳外就由小侍衛跑進來。看他直接沖進來的樣子,大殿下就知道來的是超級機密可以不經過通報直接闖進來,這是他定的規矩,他馬上伸手接過來那封密函再揚揚手把那家伙轟出去,然后看到里面所寫的內容:泰已部二殿下得勝,泰已大殿下現在已經身首異處!

    大王子臉上的表情始終保持著無動于衷,別人的事情他管不了。不過這些家伙可真是喜歡處處添亂,而且就算他再怎么不珍惜這些家伙也知道兔死狐悲這件事情,或許不是知道這件事情而是大家天生的都會對同類有著不同對待的心思。大殿下拿著那張字條,直接丟入在他旁邊的火盆之中,然后看著那火苗一下接一下地吞噬了那張字條。他用手一揮,那些已經化成灰燼的這條殘渣飛了起來,他用手彈亂了那些灰燼不斷上升的走向,“真是個可憐的家伙,如果失敗了連個全尸也不能得到,可是這家伙到底為什么失敗,所有的優勢都在他這邊,他還娶了八個老婆,擁有九個孩子,連我的妹妹都嫁了過去,可是怎么樣這些她都不珍惜,他竟然失敗了!連點兒上進心都沒有嗎?他怎么能失敗,把自己變成一塊肥肉,送進別人的嘴里!我本來還以為能夠得到這個位置的人都會注定擁有天命,可是他是在用這樣悲慘的事情告訴我,這種想法絕對是錯的嗎?為什么要告訴我這個怎么沒有堅持下去,他這可惡的家伙!真是讓人覺得討厭,連我也恨不得上去給他幾刀解解恨!”說到這里,他咬牙揮拳。用拳風將他手邊因為之前添入了那張紙條,而變得熊熊燃燒的火焰,徹底打壓下去,“遠處那個不中用的家伙失敗,跟我們沒有任何關系,我與他原本擁有一樣的命數,但是現在開始完全不一樣了,我不會像他一樣坐以待斃派。派人跟蹤他們的行跡,我一定要知道宰匹和我的弟弟在做什么?讓那些人全部瞪大眼睛,就算是它們打個哈欠,也要徹底的告訴我其中的細節!連區區面具都不肯在我面前帶著的家伙們,到底是有怎樣的雄心壯志,能夠在我前進的路上成為我真的障礙,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