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重生之千金毒妃 > 第二卷 第493章 眼前人

第二卷 第493章 眼前人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493章 眼前人

    自從沐婉兮知道蘇哲的身份后,蘇哲就將七星樓的總舵搬到了東尋,畢竟東尋才是他的根,無論如何最終都是要回到東尋的,干脆就將七星樓的總舵搬到了東尋。

    韓慕白到七星樓的時候,蘇哲正在身邊跟著的小廝說著什么,身影很低,讓人聽不清楚,韓慕白也不是喜歡聽墻角的人,遠離了門口,安靜的等待兩人說完。

    只是不知道蘇哲說了什么,那小廝竟然惡狠狠的在蘇哲的腳面上剁了一腳,氣急敗壞的跑了出去,期間連看都沒有看一眼韓慕白。

    “韓瞿,你來了。”蘇哲揉了揉被踩痛的腳背,頗為尷尬的開口,“她就那樣,我也是有些耐不何她,她是上一任七星樓樓主的……”

    “你不用解釋,還有,韓瞿這個名字我已經不用了,主子給我改名叫慕白,我現在叫韓慕白,你以后也得叫我慕白。”慕白糾正蘇哲的叫法,對于自己的名字很是執著,其實他的名字原本該是他父親取的,可是長公主給他賜名,韓瞿,在得知真相后,他就舍棄了這個名字,沐婉兮就給取名慕白。

    蘇哲笑了笑:“慕白,今日怎么有興致來看我?”

    “主子有事請你幫忙。”韓慕白開門見山的說道,“昭圣太后汪氏失蹤了,很有可能是被蕭靈音給帶走了,主子擔心蕭靈音是在謀劃什么,所以希望你能幫忙查一查,看看蕭靈音身在何處以及昭圣太后的下落。”

    “就只有這事?”蘇哲有些不樂意了,沒事就不來找他了,這是完全拿他當消息中心了,有用就找,沒用就放一邊。

    “主子順便給我放了一天假,請你喝酒,去不?”韓慕白不得不佩服沐婉兮,竟然猜到了蘇哲的心態,“去雅舍,去喝我們以前喝的青葉梅酒。”

    “成!”蘇哲當即說道,“我先吩咐人去查這件事,你且喝杯茶等等我,我一會兒就回來。”

    “好,你去吧。”

    韓慕白隨意的坐了,下人奉上熱茶,百無聊賴的韓慕白就打量起蘇哲的房間來,干凈整潔,應該是時常有人幫他整理房間,應該是剛才剁了他一腳的那個姑娘吧。

    “嗤嗤。”門外傳來嗤嗤的聲音,韓慕白轉過頭,就看到先前跑出去的人躲在門口,左看右看,“阿哲呢?”

    韓慕白微微一笑:“你這小廝好生無禮,怎么叫你主子名諱,不是應該叫主子嗎?”

    那扮做小廝的女子愣了愣,撓了撓頭:“我應該叫他主子嗎?”

    “我想,若是你叫他親親阿哲,他肯定會很高興的。”韓慕白不知怎地,起了逗弄的心思,他希望自己的好友能找到幸福,但是蘇哲這個人,表面上看起來,什么都無所謂的樣子,實際上是一個很敏感,很怕受傷的人。

    “真的嗎?”那人眼睛都是閃亮閃亮的,差點就要撲上,拉著韓慕白問是不是真的了,“我叫獨孤紫嫣,你呢?”

    “韓慕白。”

    “韓大哥,我叫阿哲,親親阿哲,阿哲真的會很高興嗎?”獨孤紫嫣興奮的問道。

    韓慕白肯定的說道:“必須高興啊,哪怕他嘴巴上說著不高興,其實心里是很高興的,不過呢,獨孤姑娘應該換一身裝扮,有一句話,不知道獨孤姑娘聽過沒有?”

    “什么話?”獨孤紫嫣疑惑的問道。

    “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獨孤姑娘應該換下這一身裝扮,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韓慕白遞給獨孤紫嫣一塊手帕,“喜歡一個人,始于容顏,陷于才華,忠于人格,若是一個人丑陋萬分,縱然她才華驚人,也難以得到對方的喜歡,因為不是每個人都不在意容顏的。”

    獨孤紫嫣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就是說,男人都喜歡漂亮的女人,先是要有漂亮的臉蛋驚艷對方,再用驚人的才華吸引對方,然后用高尚的品格征服他!”

    “孺子可教也!”

    獨孤紫嫣得意洋洋的笑了笑,突然想到自己的裝扮,低頭一看,一身灰撲撲的小廝裝扮,再對著鏡子看看自己,帶著一頂小廝的綸貌,臉上還有些不知道哪里蹭的黑印子,就連她自己都無法喜歡上鏡子中的自己,更何況一向挑剔的蘇哲!再聞聞自己身上的味道,一股子汗臭味,獨孤紫嫣的臉色瞬間黑了。

    “我要去沐浴更衣,告辭!”獨孤紫嫣閃電般的沖了出去,很快就不見了蹤影,韓慕白嘴角微微上揚,如此嬌俏可愛的佳人在身邊,阿哲竟然不懂得憐香惜玉,沒辦法,他只好推一把了,阿哲啊,為兄能幫你的就只有這么多了!

    蘇哲很快就回來了,剛好錯過獨孤紫嫣:“慕白,已經吩咐下去了,走吧,去雅舍,和青葉梅酒去,說起來,我已經好久沒有喝過雅舍的青葉梅酒了。”

    “走吧。”韓慕白點點頭,兩人并肩走出去,只是蘇哲帶上了一張蝴蝶面具,遮住了自己的容顏,蘇哲這張臉在東尋,還是有不少人認識的,為了避免麻煩,還是遮起來好。

    “阿哲,獨孤姑娘對你倒是挺好,你們……”

    “她的父親對我有知遇之恩。”蘇哲緩緩的開口說道,“當初沐小姐……瞧我,皇后娘娘當初送我離開帝都城后,我就一路向南,在邊境遇到了落難的七星樓樓主,就被七星樓的樓主帶去了七星樓,然后就稀里糊涂的成了七星樓的樓主。”

    “獨孤姑娘是前任七星樓樓主的女兒?”

    “是的,獨孤樓主因為傷重不治,拖了一年之后就溘然長逝,臨終前拖我照顧她,所以這丫頭就一直跟在我身邊,就是太麻煩了。”蘇哲頗為無奈,“好好的大小姐不當,偏偏每天裝成個小廝來我身邊,真是讓我無奈得緊,打又打不得,罵又罵不得,更何況老樓主臨終前,一身功夫全部傳給我了,我哪里還是那個功夫奇差的我,需要她隨身保護!”

    韓慕白看著蘇哲無奈又好笑的模樣,微微一笑:“你現在可別嘴硬,若是哪一日她不在你身邊了,你反而會著急。”

    “我才不會著急!”蘇哲當即說道,“她若是不在我身邊了,我一定燒香拜佛,這個煩人精終于走了。”

    韓慕白微微搖頭,蘇哲現在也不過是嘴硬罷了,若是獨孤紫嫣真的失蹤了,只怕,最著急的就是他了。

    韓慕白作為好友,有必要提醒一下蘇哲:“阿哲,有些人,在我們身邊的時候,我們可能不會在意,但是等到她消失不見的時候,你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了,要珍惜眼前人。”

    蘇哲向來是個通透的人,只是裝糊涂,不愿意去想那些事情罷了,否則的話,哪里需要韓慕白來點透,他就是看得太明白,事事把自己當做一個局外人,反而會看不透關于自己的事情。

    “你跟皇后娘娘在一塊久了,倒是學得她的能言善辯了。”蘇哲調侃的說道,“不過啊,你可沒有皇后娘娘嘴利,她那張嘴巴,說得人啊,簡直想一頭撞死!”

    韓慕白被蘇哲這話說笑了,想了想那些想用筆桿子戳子沐婉兮的人,最后都被沐婉兮的那張利嘴說得吐血,到現在為止,都沒有人敢去跟沐婉兮打嘴巴仗。

    “說起來,當年在雅舍,皇后娘娘一杯酒就倒,也不知道現在酒量有沒有好些了。”蘇哲笑著說道。

    “酒量有長進,不至于一杯就倒了,不過喝過之后就倒倒還是一樣的,現在皇上都不讓皇后娘娘碰酒,就怕皇后娘娘喝醉酒之后失了儀態。”韓慕白想到據說沐婉兮曾經在南齊醉酒后,一舞傾城,陛下沒能親眼目睹,因為這事,跟沐婉兮鬧了好久的別扭,為了安撫別扭的皇上,沐婉兮就答應了他,只要他不在身邊絕不沾酒,縱然是他在身邊,沒有他的允許,也絕不沾酒。

    “世事無常啊,當初沐婉兮身為相府小姐,背靠秦國公府,人人想娶,卻無人敢大著膽子去娶,偏偏讓瑞王撿了個大便宜,瑞王性情冷漠,所有人都以為沐婉兮嫁給瑞王,活不過三天,誰知道,兩人到是和和美美,羨煞旁人。”蘇哲笑著說道,“當初我們都看好尉遲凌楓的,可是沒有想到尉遲凌楓竟然退縮了!”

    韓慕白嘴角彎了彎,不是退縮了,是被瑞王給陷害了,否則以尉遲凌楓的性子,怎么會遠走西北不肯回來:“當初不也沒人看好瑞王嗎?可最終成為帝王的還是瑞王。”

    說到不看好瑞王,蘇哲隱隱有些擔憂:“慕白,瑞王的本性終究是改不了的,如今有婉兮在身邊壓著他戾氣,我擔心若是婉兮有個什么好歹,只怕瑞王終究還是會變成當初的冷血殘暴。”

    韓慕白的腳步頓了一下,隨即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一般,繼續往前走:“她不會有事的,她也不會讓自己有事,她比我們更了解皇上的本性,所以,縱然不為了自己,她也會為了皇上跟孩子,讓自己平安的。”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蘇哲無不擔心的說道,“皇上志在天下,西寧的昌順帝又不是個好相與的,南齊雖然是盟國,但是難免炎帝不會有什么別的心思,北戎又一直處于分裂的狀態中,南北王庭,戰亂不斷,不斷騷擾西北邊境,唉,狀況堪憂啊。”

    韓慕白對于蘇哲的分析很清楚,炎帝有沒有什么別的心思,他不知道,但是就沖炎帝這三年來,往東尋帝都跑了不下二十趟了,就知道,炎帝只怕無心皇位,若不是怕沐婉兮收拾他,指不定將皇位扔給誰了。

    “我們會守護好她!”韓慕白沉默了片刻之后,肯定的說道。

    “算我一份,怎么說,我這條命也是她救的!”

    “自然,走,和青葉梅酒去,一會兒也讓人捎一瓶去宮中,給皇上跟娘娘,讓他們也嘗嘗這青葉梅酒,絕對不會比當年的摘梅煮酒差。”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