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校花的貼身高手 > 章節目錄 第8311章

章節目錄 第8311章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歐陽帆彤都快哭了,還有時間?還有個鬼的時間啊!這已經是極限了好不好!

    無論好不好,一切都要繼續,第四輪開始,然后第四輪結束!

    依然沒有任何意外,歐陽帆彤和湯云圭先后取得了第四次的勝利!

    換言之,湯云圭即便是最后一輪不參加,也已經是立于不敗之地了!

    “帆彤,別放棄,還有機會!這種時候,你絕對不能放棄!明白了沒有?”

    歐陽常虹依然只能用這種方式來鼓勵歐陽帆彤。

    雖然他心里想了無數種幫忙的方法,可最后卻發現沒有一種合適的!

    “叔父......真的還會有機會么?”

    歐陽帆彤自己都快要絕望了,他已經不相信歐陽常虹的藥劑還能生效,這分明就是個坑!坑的還是他這個侄兒!

    怎么好意思下手的啊魂淡!

    “真的......應該是有機會的吧!”

    歐陽常虹也挺尷尬,事到如今,只有繼續撐著了,不然還能怎么辦呢?

    “好吧!還有機會的......”

    歐陽帆彤只能自我催眠自我麻醉,無論如何,最后一輪必須勝利,要不然連看到最后的資格都沒有了!

    第五輪,前面都是波瀾不驚,到了歐陽帆彤,因為心緒不寧的緣故,辯論的相當辛苦,差一點就要翻船!

    最終是時間耗盡,經過裁判的判定,歐陽帆彤驚險獲勝!

    最后,就是湯云圭上場了!

    歐陽帆彤的眼神若是能化為利劍,湯云圭已經千瘡百孔了!

    “最后一輪以后一場,主題是華旭丹......”

    花颯宣布了最后的辯論題目,雙方馬上進入了短兵相接的辯論。

    歐陽帆彤面如死灰,徹底失去了希望,因為湯云圭說話依然賊溜,根本沒有什么不能說話的毛病!

    失敗了啊!

    想到要跪地叫爸爸的場面,歐陽帆彤想死的心都有了!

    而歐陽常虹則是皺著眉頭,瞇起眼睛盯著湯云圭。

    華旭丹這丹方他知道,同樣是相當有爭議的一份丹方。

    爭議的焦點,除了丹方中的藥材配比之外,還有一個禁忌的人名——**!

    這也是一個天才的煉丹師,創造出了不少的丹方,曾經在副島擁有崇高的聲望。

    華旭丹就是他的手筆之一,但他卻被證實了是黑暗魔獸的臥底!

    想想一個被捧上云端的天才,忽然發現是敵人,那些捧過他的人,心情會如何?

    當然是直接把他從云端打落塵埃,并成為了一個禁忌的名字!

    **留下的丹方,也被修改了許多,變的面目全非后才得以流傳下來,于是這些丹方也就有了很多值得爭議的地方!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禁忌的名字無人提起,也就逐漸不為人知,那些爭議的丹方也成了不知出處的丹方。

    但武盟的煉丹協會,卻會有這方面的資料和記載,所以歐陽常虹很清楚,即便是時間過去了很久,禁忌依然是禁忌!

    湯云圭卻不知道這一點!

    所以在辯論之中,湯云圭很自然的根據自己所學,糾正了丹方中不合理的地方,高度還原了華旭丹最初的丹方!

    “停!花院長!你有沒有覺得,選擇華旭丹作為論題,有些不合適啊?”

    歐陽常虹嘴角露出了微笑,斜睨著花颯說道:“小輩們不清楚,花院長莫非也不清楚么?就湯云圭現在說的丹方,若是流傳出去再次大興,花院長覺得會有何結果?”

    花颯神情凝重起來,這確實是他的疏忽了。

    **的名字湮滅已久,小輩確實不知道。

    而拿出華旭丹丹方做辯論的論題,本來沒什么問題,畢竟這丹方在藥材上的爭議點有很多,隨便一個就能辯論半天,把時間都耗盡掉。

    沒想到湯云圭在林逸的教導下,看丹方的藥理藥性,都是直指大道本源的手段!

    尤其是這些低級丹方,一看一個準,簡簡單單就把原來**的丹方給復原出來了!

    名字是禁忌,本來的丹方,自然也是禁忌!

    “歐陽會長,言重了吧?本來只是單純的學術討論......算了,這也是老夫考慮不周!”

    花颯本想分辨幾句,可看到歐陽常青嘴角的譏笑,還是干脆的放棄了!

    “此事確實是花院長你考慮不周,不過本座也不會怪你,這一場的辯論,湯云圭輸了!”

    歐陽常青沒有把矛頭繼續對準花颯,而是忽然指向了湯云圭:“丹方變成這樣,花院長你應該也很清楚,判湯云圭輸已經是很輕了!”

    若是不服,事情恐怕會鬧大哦!

    花颯心中暗自惱怒,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不但不能發火,還要安撫林逸和湯云圭的情緒。

    林逸微微皺眉,華旭丹的事情,還真是沒怎么注意過,不知道哪里出了問題。

    所以,林逸沒有第一時間開口,而是在神識海中搜索收錄的丹藥典籍。

    如今林逸收錄過的書籍堪稱浩瀚,什么孤本秘聞都有,所以華旭丹以及背后的彎彎繞繞,很快被翻了出來。

    明白了來龍去脈之后,林逸才知道湯云圭把丹方復原,確實是會觸動某些人的神經!

    “花院長,不必多說了,就按照歐陽會長的意思來吧!”

    林逸擺擺手,示意花颯無需再說:“這一場,就算是湯云圭輸了!”

    這么做,是為了保護湯云圭,也是為了免去花颯失察的罪責。

    相比較而言,這些才是更加重要的東西,一場無關大局的辯論,放棄也就放棄了,沒什么大不了!

    湯云圭心中多少有些不服,可林逸開口,他馬上就沉靜下來,不再有絲毫不愉。

    如果林逸讓他放棄名額,直接認輸,他都不會猶豫,何況只是一次小小的辯論!

    花颯卻還是有些不甘:“老夫最初并沒有準備這個論題,因為歐陽會長你一力要求讓湯云圭和歐陽帆彤先賽一場,還不入編制,才會導致準備的論題缺少了一個,臨時安排下,有所疏漏是難免!”

    “什么意思?花院長你是要把責任推到本座頭上來,讓本座為你背鍋么?呵呵,也不是不行,只不過你這鍋,能不能讓本座背起來,可是很難說的啊!”

    歐陽常虹冷笑幾聲,擺出了一幅強硬的姿態。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