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別懟我,顧先生! > 第627章 不是他說讓她也關心一下他的么

第627章 不是他說讓她也關心一下他的么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

    正在這個時候,一陣嘈雜的哭鬧聲突然傳了進來。

    顧連城眉頭輕蹙了一下,“什么事兒?”

    路南小跑著過來,解釋道:“這是死者家屬,他們的女兒自盡了,這會兒硬是吵著自家的女兒沒有要自盡的原因。”

    “了解過了么?”

    路南點了點頭,“都調查過了,家庭還算小康,這對夫妻老來得女,對女兒很是寵愛,女兒在學校里成績一直都很好,有一個關系穩定的男朋友,同學老師都很喜歡她,確實沒有要自盡的必要。”

    聽著他的解釋,顧連城眼底劃過一抹淺淺的不悅。

    看著他的神色,路南趕緊解釋道:“葉菱解剖了尸體,是服用安眠藥過量死亡的,其余的,便沒有什么了。”

    “查。”男人冷冷的吐出一個字,“越是無懈可擊的外表,內里一定藏著什么。”

    喬姜附和的點了點頭,“難怪人家要屬要鬧了,你這就說人家女兒自盡了,卻沒有查出自盡的理由,不能讓人信服。”

    路南:“……”

    他抿了抿唇,“會不會是因為學習壓力大,所以一時想不開輕生了。”

    “從她男朋友那里下手了解一下。”

    路南又是一聲嘆息,“已經調查過了,沒有任何的破綻,她男朋友現在正在整日買醉呢。”

    喬姜眉頭輕輕蹙了一下,“帶我去看看尸體。”

    “嗯。”

    瞧著她毫不猶豫離去的背影,顧連城眉頭輕輕蹙了一下,最終,也還是跟上了她的腳步。

    反正在她的心中,任何人,任何事兒都比不上尸體,他已經習慣了。

    喬姜來到解剖室,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女孩,很青春,此刻,卻面色蒼白的永遠失去了生機。

    想到外面哭的凄慘的夫妻,她眸光微微閃爍了一下。

    當年,她葬身火海的時候,她的父母又何嘗不是。

    葉菱走了過來,無奈的嘆息一聲。

    “她死于安眠藥,除了這個身上沒有任何的毛病。”

    喬姜淡淡的搖了搖頭,“不會的。”

    一個人絕對不會莫名其妙的死亡,就算是自盡,也總是會有理由的。

    她走了過來,緩緩的掀開了白布。

    她一一檢查著女孩的身子,可最后卻也挫敗的發現,沒有任何的異常。

    葉菱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一側。

    一段時間的沉寂之后,喬姜的目光突然看向了女孩私密的部位。

    葉菱也在同一時間朝著她看了過來,“我沒有檢查過那個部位。”

    隨即,倆人便趕緊檢查了起來。

    解剖室里安靜的厲害,不見半點的聲音。

    一段時間之后,喬姜才走出了解剖室。

    那

    那對夫妻也走了過來,女人被男人攙扶著,似乎是失去了全身的力量一樣。

    見到喬姜,她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樣。

    她迅速的走了過來,一把抓住她的手。

    “你是喬姜吧,你是最出色的法醫,你能告訴我,我女兒到底為什么自殺的么?”

    說著,她的眼淚便已經彌漫了整張臉。

    “我和我丈夫對女兒一直都很寵愛,她在學校里跟人也相處的很好,這一直以來,她都好好的,為什么就尋死了呢?”

    顧連城靜靜的站在一側,他的整個目光都在喬姜的身上。

    這個女人,真的渾身都是光。

    喬姜抬眸看了一眼顧連城,悠悠的吐出一聲嘆息。

    “我檢查過你們女兒私密的部位,我想,我應該知道她自盡的理由了。”

    “什么?”

    瞧著二老期盼又心疼的眼睛,喬姜突然有些難受。

    她嘆息一聲,“你們的女兒患上了……尖銳濕疣。”

    “那是什么?”

    二老眼底浮現出了一抹淺淺的不解。

    喬姜抿了抿唇瓣,解釋道:“那是性病中的一種hpv病毒,多數通過性傳播傳染,少數通過酒店,馬桶傳染。”

    瞧著緘默的二老,喬姜繼續解釋道:“據我所知,你們的女兒是有男朋友的,而這雖然是性病,可卻也不難治愈,而現在,被這種病毒感染更是不在少數,可只要不畏醫,是可以治愈的。”

    說著,她嘆息一聲,“調查了她的手機,在百度瀏覽器的搜索記錄里發現相關搜索,她應當是知道自己患了這種病,可她卻以為這種病是恥辱的,所以最終選擇了自殺。”

    聞言,二老雙膝依然便跌倒在了地上。

    喬姜嘆息一聲,路南已經叫人來將二老扶走了。

    她轉身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去,顧連城也默默的跟上了她的腳步。

    “你怎么會想到查看她私密部位的?”

    喬姜抬眸淡淡的看了一眼,“作為一名法醫,這是我的職業素養。”

    似乎是想到什么,她沉沉的吐出一聲嘆息。

    “真的是可惜了,也可憐了她的父母,尖銳濕疣雖說是性病,可卻很常見,只要發生過不潔性生活的人,或者對象已經感染了這種hpv病毒,在她抵抗力下降的時候就會在私密部位長出東西,只要去醫院去除,再慢慢調理就能恢復的。”

    似乎是想到什么,她腳步微微頓了一下。

    “不行,我得去找一下她男朋友,她患有尖銳濕疣,那么說明,她的男朋友也患上了這種病癥。”

    她剛轉身,顧連城便抬手勾住了她的脖子。

    他垂眸看著她,眼底閃過一抹淺淺的無奈。

    “我會讓路南去的。”

    喬姜:“……”

    她也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

    似乎是想到什么,她腳步微微頓了一下,“我發現死者口腔里也有尖銳濕疣,想必是發生過高危性生活,你讓路南也提醒那男孩也檢查一下口腔。”

    顧連城:“……”

    “你倒是關心別人。”

    聞言,喬姜抬眸,深深的將他看了一眼,從上到下,從下到上。

    饒是顧連城也被她的這種眼神看的有些發毛起來。

    “怎,怎么了?”

    “你哪里不舒服么?”說著,喬姜目光朝著他敏感的部位看了過去,那眼神,已經接近明示了。

    顧連城面色沉了幾分,“你放心,我和我兄弟都很好。”

    喬姜:“……”

    不是他說讓她也關心一下他的么?

    她一個法醫,能想到最大的關心不就是……

    她默默的看了他一眼,迎著他的目光,她又移開了視線。

    </div>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