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別懟我,顧先生! > 第558章 翰需要多多休息,你別刺激他

第558章 翰需要多多休息,你別刺激他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難道杜元心疼女兒,就幫她找到工作了?

    “是什么工作?怎么突然就找到了呢?”

    木桑榆坐在床邊,看著她有些不對勁的臉色,問了一句。

    “是青北幫我找的。”她淡淡的回了一句,有些逃避木桑榆的目光。

    木桑榆也沒有再問下去,“這樣可太好了,青北心里還是你有的。”

    ……

    喬姜來到喬氏的時候,就見欣洛洮慌慌張張的來到了她的辦公室。

    一見到她,她就情緒激動的癱坐在了地上。

    瞧著她此刻的樣子,喬姜眉頭輕輕蹙了一下,“你這是做什么?”

    “喬姜!我媽媽……她死了……”

    聞言,喬姜眉頭緊緊地蹙了起來,她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在崩潰邊緣的欣洛洮。

    她痛苦的抱住膝蓋,喃喃自語。

    “可我明明讓她別出門的,她也不可能接觸過別的什么人,怎么就死呢?”

    “你懷疑死因的話,就報警吧。”

    “不,不行!”

    她有些瘋狂的搖著頭,還警惕的盯著喬姜,似乎是怕她會報警。

    “我現在好不容易成為了總監,而且,新季度的產品是以悼念母親為主題的,這個時候爆出我媽媽死亡,我的職業生涯就會被終止。”

    喬姜不可思議的看向她。

    “欣洛洮,那是你的母親,你還是人么?”

    “你懂什么?”

    她突然怒吼出聲:“我這么做也是為了讓她過上好日子,你知道我有多累么,從前,在你家過著寄人籬下的日子,喬漫是怎么欺負我的你不是沒有看見!”

    “這不是你傷害你至親的理由!”

    “我的生活你根本就不懂,我現在求你,幫我去看看我媽媽的死亡原因,可以么?”

    喬姜仰起頭深深的嘆息了一聲。

    “好。”

    聞言,欣洛洮這才松了一口氣。

    喬姜拿出手機撥通了葉菱的電話。

    “怎么,終于想得起我來了?”

    “有點事情,幫我拿上我的解剖工具,來一趟,地址稍后發你。”

    聽著她嚴肅的語氣,葉菱也沒有多問。

    她點了點頭。

    “好,你等我。”

    掛斷電話,喬姜寒涼的瞥了一眼地上的欣洛洮。

    “記住了,我不是幫你,只是心疼那個為了你一輩子,卻連光都不能見的女人感到惋惜。”

    欣洛洮撐著身子從地上站了起來。

    在即將出門之前,她狠狠的擦了一把臉上的淚水。

    在走出這辦公室的時候,又是一身的光鮮亮麗。

    瞧著這樣病態的她,喬姜又是一聲嘆息。

    子欲養而親不待。

    欣洛洮她永遠都不知道有親人在身邊真的比什么都重要。

    ……

    倆人一同來到了欣洛洮母親的住處。

    這是一個破敗的城中村,樓道黑暗不見半點光亮,到處透著一股腐朽的味道。

    當她們上去的時候,葉菱已經在等著了。

    見到喬姜,她將手中的箱子遞了過去。

    “出什么事兒了么?”

    欣洛洮祈求的眼神看向喬姜,她幽幽的搖了搖頭。

    喬姜輕哼出聲,“她是我的同事,瞞不住她的,開門吧。”

    欣洛洮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她這才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

    里面是一個很小的房間,衛生間只能容納一個人,廚房也很小,即便采光不好,但至少是五臟俱全的。

    欣洛洮顫抖的來到床前,她輕輕的掀開了被子。

    饒是見多了尸體的葉菱還是驚了一下、。

    “這是?”

    “她母親。”

    喬姜淡淡的回了一句,她已經戴上了手套。

    葉菱下意識的朝著欣洛洮看了過去。

    母親?

    依照這個女人蒼老的程度來看,怕是做她奶奶都是多余的了。

    她因為長期的營養不良,整個人可以說是瘦骨嶙峋,頭發也已經花白,臉上的皺紋堆滿了眼角。

    看著這一幕,喬姜不禁有些心酸。

    抬眸,她朝著欣洛洮看了過來,“說真的,要是我養了你這樣的女兒,我還不如掐死算了。”

    欣洛洮沒有說話,只是怔怔的看著穿上那個已經沒有了生機的老人。

    她真的努力了!

    她也在努力的讓她過上好日子,可為什么,她不再等等呢。

    馬上,她就可以接她出去,可以讓她看到陽光,可以讓她去人群里走動的。

    喬姜來到床前,俯身仔細的檢查了起來。

    越是檢查,她的眉頭皺的越緊。

    好半晌之后,她才直起了身子。

    她復雜的眸光落在了欣洛洮的身上,“你母親有低血糖癥?”

    聞言,欣洛洮的眼里閃過一抹茫然和不解。

    她迷茫的搖了搖頭,“我,我不知道!”

    “呵!”葉菱輕哼出聲,“還真的是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面對葉菱的譏諷,她一個字也沒有說,只是不安的盯著喬姜。

    “她的死亡原因到底是什么?”

    喬姜嘆息一聲,“低血糖的病因有很多種,發病機制也比較復雜。”

    “藥源性低血糖,特發性功能低血糖,肝源性低血糖癥,胰島b細胞瘤。”

    “那我母親是哪種?”

    瞧著看著她,嫣紅的唇瓣輕輕開啟,“胰島b細胞瘤。”

    瞧著她一臉茫然的樣子,喬姜繼而解釋道:“這種病多發于40~60歲,常于清晨,半夜或空腹5小時候發作。”

    “早期表現為交感神經興奮癥狀,隨著病程的延長,可表現為,腦功能障礙,出現盜汗,震顫,昏迷,抽搐,意識喪失,甚至是猝死。”

    “胰島b細胞瘤大多為良性腺瘤,可位于胰頭,胰體和胰尾,多單發,大小一般在0.5~5cm,有包膜,與周圍分解清,少數為彌漫性增生。”

    說著,喬姜嘆息一聲。

    “你媽媽長時間沒吃飯,她本就低血糖,加上饑餓的原因,所以導致了猝死!”

    聞言,欣洛洮震驚的后退一步。

    她靠在墻壁上,雙腿一軟,整個人狼狽的跌落在了地上。

    “怎……怎么會這樣的?”

    “低血糖癥猝死者,可見腦組織充血,水腫,點狀出血及腦組織點狀壞死,腦軟化。”

    葉菱看向欣洛洮的眼神,充滿了無盡的鄙夷。

    “你還真的是夠陰毒的,自己的媽媽有病你不知道就算了,居然把人活活餓死。”

    欣洛洮坐在地上,整個人全身上下彌漫著一種叫做無助的東西。

    腦子里,響起了一道道聲音。

    “洮洮,你什么時候回來呢?”

    “洮洮,我已經快堅持不下去了。”

    “洮洮,要不然你把我送回老家去吧,我現在這個樣子,那里的人也不認識我了。”

    “洮洮……”

    面對她的祈求,她都是嫉妒不耐煩的吼她。

    甚至,連她的最后一通電話,她也忽略了她聲音里的痛苦,便這樣掛斷了電話。

    家里沒有米了,她為什么不直說呢。

    到最后,欣洛洮隱忍的哭泣已經變成了嚎啕大哭。

    以前,她是自稱媽媽的。

    可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她不敢再自稱她的媽媽,而是用‘我’來代替。

    而她,跟她說的最后一句話竟然是:你能不能不要煩我了,你除了會給我拖后腿你還會干什么?為什么當初死的人不是你呢?

    喬姜無視她的哭泣。

    她冷漠的收起東西,帶著葉菱走出了這間漆黑臭氣熏天的屋子。

    瞧著她冷漠的模樣,葉菱道:“你不安慰一下,或者是幫忙處理一下后事?”

    “與我什么相干?可憐人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她媽媽是被她餓死的,又不是被我餓死的。”

    葉菱:“……”

    她說話好有道理,她竟然無言以對。

    “也是,讓她自己處理吧,她母親是早就死亡的人,所以沒有必要再次申報。”

    喬姜沒有再說話,她垂下眼睫。

    欣洛洮一心向往從前的生活,不接受突如其來的破敗。

    門后猶存訓子棍,堂前再無喚兒聲的悲哀,希望都不要再去體會。

    及時珍惜身邊的人。

    出了漆黑的樓道,葉菱將東西遞給了她。

    “我想去看看我爸媽,許久沒有回去看看了。”

    聞言,喬姜低笑出聲,“去吧,多陪陪他們。”

    “嗯。”葉菱點了點頭。

    不得不說,欣洛洮這件事在她們的心上都留下了不小的震撼。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真的不敢想象。

    這個年代,居然會有人被活活餓死。

    那個女人也真的是可憐,為了一個欣洛洮所謂的成功,餓到發病,她居然也不走出出租屋去求救。

    為人子女,怎能做到這種地步呢?

    “對了,你不去看看你父母么?”

    聞言,喬姜眼波微微閃爍了一下,她的父母,都有已經不在了。

    或許,她的重生便是注定要用父母的命來換。

    如果不是她重新活過來,想必,他們都不會離開的吧。

    爸爸因她而死。

    媽媽因為爸爸的死而不愿意離開和他有這共同回憶的地方,導致……

    仰起頭,她努力憋住自己眼底的眼淚。

    看向葉菱的時候,她眼睛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

    “我,不去了,我還有事兒呢。”

    不等葉菱說話,她便打開車門坐了進去,而后,驅車離開。

    葉菱瞧著那淡出自己視野的車子,眉頭輕輕的蹙了一下。

    那個女人,看起來似乎是有些不開心的樣子。

    ……

    喬姜開車朝著顧宅的方向駛去,可在途中突然想到什么,又轉變了方向。

    她的衣服還在顧連翰那里,那天晚上匆匆忙忙的被顧連城拽走,衣服忘記了。

    那件衣服她可是很喜歡的。

    喬姜來到顧連翰住處的時候,那里只有一個年邁的園丁在管理著別墅。

    見到他,喬姜對著他微微額首,而后大步走了出去。

    在客廳了搜尋了一圈沒有看到她的衣服,她眉頭輕皺了一下。

    重新走出大門,她問道:“有看到一套女士的衣服么?”

    園丁搖了搖頭,“不知道。”

    喬姜:“……”

    “沒扔過么?”

    園丁依舊只是搖了搖頭。

    嘆息一聲,她又重新折了回去。

    還是自己去找找好了。

    她一路來到二樓,因為在這里住過一段時間,對于這里的布局,她并不陌生。

    她直接去顧連翰的房間,如果他沒有扔她衣服的話,因為是被洗了。

    洗了的話,只會一起收進他的房間。

    推開房門,喬姜慢慢的走了進去,里面一如既往的簡潔,多余的裝飾都沒有。

    她打開衣柜,一眼就看到自己那已經被洗過的衣服。

    嫣紅的唇瓣輕輕勾了一下,顧連翰這個人還是有點良心的。

    要是顧連城是他的話,早就把她的給扔了。

    喬姜拿下衣服,突然注意到他的房間里居然還有一道門。

    這門的顏色幾乎與墻壁融為一體,如果不仔細的話是根本發現不了的。

    眉頭輕皺了一下,處于好奇,她輕輕的推開了那一道門。

    剛一走進去,便傳來一股陰冷的味道,像是許久沒有人進過的樣子,里面是一個暗閣。

    瞧著這架勢,喬姜抿了抿唇瓣。

    這顧連翰是武俠劇看到了還是怎么回事,居然把自己的家裝修成這個德行。

    她剛準備離開,卻瞥見了墻壁上的一些東西。

    她慢悠悠的走了過去,入眼,是密密麻麻的照片,一張張的貼在墻壁上。

    許多人還是她認識的。

    盛晚晚,顧氏總監周什么來著,還有季暖暖,喬漫。

    她慢慢的掃過照片,目光最終定格在了最后一張照片上。

    那是……

    她!衛雪!

    盯著墻上的這幾張照片,一個大膽的想法在她腦海里轟然炸開。

    她瞳孔猛地一縮!

    她顫抖的后退了一步。

    即便她想告訴自己這是不可能的,可是,她還是沒有辦法忽視這些人。

    因為,這都是死去的人,自然,也包括她。

    如果她不是在喬姜的體內重生,那么,她現在也……

    頃刻之間,她只覺得腦袋傳來一陣難以言喻的雜亂。

    她甚至不愿意去多想,可是,這些人難道都與顧連翰有關。

    或者說,他們的死亡都有顧連翰有關。

    正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一陣聲音。

    喬姜猛地回神,她沒敢停留,迅速的離開了這間暗層。

    喬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來的,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已經在顧家大宅了。

    她狼狽的靠在方向盤上,那一聲聲的心跳正透過胸膛傳了出來。

    這個時候出,車門被打開,露出了楚文一張笑意的臉。

    “太太你回來了,還以為你不回來吃晚飯呢!”

    她釀蹌的從車上下來,直到現在,她的腿也還有些軟。

    以前,她懷疑過顧氏總監的死和盛晚晚的死于他有關,只是,他不承認,而他也證明了自己清白。

    可現在,那些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她的死亡里,他顧連翰又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

    楚文瞥了一眼她遺落在車上的衣服,也將她給拿了下來。

    她剛進屋,一眼就看到了顧連翰。

    他臉上的神情依舊是冷冷淡淡的,不起什么波瀾,而楊謙藍則殷勤的給他夾菜,眼底劃過內疚的神情。

    她邁著虛浮的腳步,默默的來到他的跟前。

    她說,“顧連翰,你還能恢復記憶么?”

    她有許許多多的話想要問他,她想知道,那個幕后之人是不是就是他?

    可是,有些事,似乎又對不上來。

    比如,她是在后來,她媽媽死后才知道她的身份,她就是衛雪。

    那么,他又為什么要阻止季暖暖和她見面,而滅口呢?

    還是說,這些事其實不是他一個人所為,又或許,不是他,這只是一場誤會呢?

    顧連翰吃飯的動作微微一頓,這個時候,楚文走了進來。

    他一眼便瞥見了他抱在懷里的衣服。

    他眸色微微一緊,那拿著筷子的手微微緊了起來。

    她今天,去了他的房間?

    而喬姜似乎也沒有要瞞著他的意思,否則,就不會把衣服帶回來了。

    迎著喬姜的目光,他有些挫敗的垂下頭,“抱歉,我暫時想不起來。”

    喬姜眼神微微黯淡了幾分。

    她附身,輕輕的扶住了他的雙肩,“顧連翰你看著我的眼睛……”

    她話音未落,飯桌上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顧連城面色陰沉的扔下筷子,起身直接大步朝著樓上走去。

    喬姜么有在意,她還說什么的時候,楊謙藍便阻止道。

    “喬姜,醫生說連翰需要多多休息,你別刺激他。”

    聞言,她眉頭輕輕蹙了一下,最終,卻也沒有再多說什么。

    對于顧連翰,她始終有一種莫名的信任。

    更何況,以前,他并不認識她,那他,又有什么理由要殺了她呢?

    喬姜深深的看了一眼顧連翰,面色復雜的回了房間。

    一時之間,顧連翰便徹徹底底的安靜了下來。

    他緩緩起身,“我出去一下。”

    吐出一句,還不等楊謙藍說話,他便大步走出了房間。

    他直奔自己的住處。

    推開那道隱藏的小門,里面的東西沒有被碰過的痕跡。

    可是……

    他靜默無言的看著地上的腳印,唇瓣勾起一抹譏諷的笑容。

    她果然來過這里。

    因為這里他許久沒來了,地上積了一層厚厚的灰。

    只要經過,便會在上面留下腳印。

    所以,她開始懷疑他了么?

    仰起頭,他深深的吐出一口濁氣。

    最終,趨于無聲。

    ……

    第二天一早,喬姜下樓來的時候才知道顧連城已經去了警務司。

    得到這一結果,她深深的嘆息了一聲。

    昨天晚上,她明明已經給他發過信息了,說是嗎,明天等她一起去警務司。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