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別懟我,顧先生! > 第545章 你就不怕我吃醋

第545章 你就不怕我吃醋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見他不回答,喬姜又催促道:“你說呀,你喜歡衛雪哪里呢?”

    顧連城靜靜的開著車,那雙看向前方的眼睛似是沒有焦距。

    他喜歡她哪里?

    或許,是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便有感覺了吧。

    他從沒有見過那樣專注到幾乎變態的女人。

    “顧連城,說話!”

    見他不說話,她又催促了一句。

    在得知顧連城暗戀她的時候,她整個人都是懵逼的。

    其實,她一直都想問問,他到底是喜歡她哪里。

    只是,沒好意思,畢竟她這個人臉皮薄。

    現在,趁著他失憶了,就趕緊問一下。

    顧連城扭頭看了她一眼,菲薄的唇瓣輕輕開啟。

    “我喜歡她的變態。”

    “……”聞言,喬姜臉上的笑容慢慢的凝固了下來。

    “什么?”

    這回答,跟她預料中的可是差太多了!

    “第一次見到衛雪的時候,她在公交車上解剖一只雞,那血淋淋的場面讓無數人都嫌棄,看向她的眼神活像看一個變態。”

    喬姜:“……”

    “可我卻覺得那樣專注的她很美!”

    喬姜一臉復雜的輕扯嘴角,“你這么牛逼還做公交車。”

    “我只是追捕混著人群逃上公交的犯人而已。”

    喬姜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

    這個答案,她真的無論如何也高興不起來。

    聽起來不浪漫也就算了,還說她是變態!

    她看他全家都是變態!

    真的是氣的她頭一陣一陣的疼。

    “除了她的變態讓你喜歡,就沒有別的什么東西了么?”

    頓了頓,她又補充道:“稍微正能量一點的。”

    顧連城唇瓣微不可見的勾了一下。

    瞧著她此刻的神情,他竟然有些想笑。

    喬姜整個虎著一張臉,那模樣,好像會隨時撲上來把他給解剖了一樣。

    在喬姜期待的目光之下,他緩緩吐出兩個字,“沒了。”

    喬姜:“……”

    算了,她不想多說,公道自在人心。

    “你似乎很失望?”

    “沒!我只是覺得,你對衛雪不是喜歡,只是崇拜,畢竟,你這輩子都沒見過像她一樣優秀的人。”

    聽著這夸起自己毫不嘴軟的架勢,顧連城搖了搖頭。

    “那個女人很要強,但內心深處卻很脆弱,我喜歡她躲在我懷里的感覺。”

    聞言,喬姜微微怔了一下。

    那個時候,她成了人質。

    生死關頭,是顧連城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將她護在懷里。

    因為她的臉盲癥,她忘記了他。

    后來,通過一塊表,她錯認成了何溪哲。

    想到過去,她仰起頭深深的嘆息了一聲。

    人,真的斗不過命運。

    命運之需要輕輕動一下手指,你的人生便會出現不可逆轉的偏頗。

    她沒有再說話,只是安靜的靠在座椅上。

    車子靜靜的在路上行駛著,在駛進顧宅的時候,她沒忍住的問了一句。

    “顧連城,你覺得我和衛雪像么?”

    他垂下眼簾,讓人看不清眼底的情緒。

    許久之后,他菲薄的唇瓣才輕輕開啟。

    “像,都是我喜歡的人。”

    喬姜眉頭微皺,她抬眸看向顧連城。

    她剛想說話,男人的手機突然就響了起來。

    一會兒之后,他放下了電話,“警務司有點事,我回去一趟。”

    喬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我等你回來,就在你房間等!”

    瞧著她此刻的神情,顧連城右眼微微跳動了一下。

    待他還想深究的時候,喬姜已經打開車門下了車。

    顧連城:“……”

    盯著喬姜的背影片刻,他調轉車頭離開了。

    這個時候,喬姜才扭頭看了一眼,眼底,兇光畢露。

    ……

    她走進顧宅,此刻,屋內的氣氛明顯有些不對。

    楊謙藍似乎是在崩潰的邊緣,她將桌上的東西猛地揮落在地。

    另外一側,顧連翰神情冷漠的坐著,瞧著楊謙藍此刻的舉動,他眉頭輕輕蹙了一下,卻沒有說什么。

    “顧連翰,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時候,我是你媽,你每天這樣把我當成一個陌生人,你過意得去么?”

    聞言,男人眼簾輕輕顫動了一下,“我失憶了。”

    “連城也失憶了,他像你一樣冷漠了么?”

    “自從你回到這個家開始,我們誰都不開心,你對我們所有人都冷漠,顧連翰,我們沒有誰欠你的!”

    楊謙藍一字一句,像是一柄尖刀一樣的扎在了顧連翰的心上。

    他雙手緊緊的握了起來。

    想要說什么,他唇瓣微微顫動了一下,最終,還是一句話也沒有說。

    “我想要的,是失蹤之前的顧連翰,不是失蹤之后的,更不是現在這個不死不活,像個木頭人一樣的你!”

    楚文小心翼翼的來到喬姜跟前,低聲解釋道:“夫人切了水果給先生,先生沒吃,親自做了飯給先生,先生還是沒吃,然后夫人做了他小時候喜歡的甜品,他更是碰都不碰一下,所以夫人就生氣了。”

    聞言,喬姜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她剛準備上前一步,楊謙藍便將面前的果盤狠狠的砸到了地上。

    那飛濺的碎片劃過男人的臉頰,頃刻之間,他泊泊的鮮血便流了出來。

    楊謙藍還想說什么,顧連翰卻已經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轉身,她狠狠的盯著他的背影。

    “不準走!”

    聞言,他腳步只是微微一頓了一下,而后,頭也不回的離開。

    喬姜看了一眼楊謙藍,迅速追了出去。

    在顧連城驅車離開之前,她迅速的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顧連翰仿佛沒有看見她一樣,開車便駛出了顧宅。

    他開車的速度很快,快到讓人幾乎看不清路上的風景。

    可是喬姜的臉上卻絲毫沒有體現出任何的懼怕,她只是靜靜的看著他。

    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刻,她竟然有點心疼顧連翰。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車子終于在一個海邊停了下來。

    “你跟我出來做什么?”

    熄了火,他神色淡淡的問了一句。

    喬姜嘆息出聲,“你自己外面有別墅的,不比顧宅差,如果住的不開心,可以去那里散散心。”

    聞言,顧連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你喜歡我?”

    聽著這突如其來的一句,喬姜著實被驚的不輕。

    她趕緊搖了搖頭。

    “沒有的事兒,在你失憶之前,我們是朋友來著。”

    “朋友。”顧連翰靜靜的呢喃這種和倆字,輕笑出聲。

    “位置。”

    喬姜快速的在導航上輸入了目的地,“跟著去就行了。”

    他點了點頭,朝著目的地靜靜的駛去。

    天上不知道什么時候下起大雨,整個雪陽市都籠罩在了一片大雨里。

    今夜的雨有些大。

    顧連翰開車的速度也慢了下來。

    不知道為什么,此刻,他竟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難過。

    他扭頭看了一眼喬姜。

    當初,他沒有詐死離開,那么,現在陪在這個女人身邊的,是不是就是他。

    沉寂中,他的嗓音緩緩響起。

    “聽說,你是我的前妻?”

    喬姜:“……”

    這特么的!

    要她怎么回答!

    車廂內安靜的厲害,外面大雨傾盆。

    一陣詭異的靜默之后,她終于輕咳一聲。

    “是呢。”

    隨著她一句話落下,車廂內又是一陣沉寂。

    不知道過了多久,顧連翰的聲音這才響了起來。

    “我還聽說,你給我帶了綠帽子?”

    喬姜:“……”

    真的是,徹底聊不下去了!

    “這些事,等你以后恢復記憶就會知道了。”

    “如果我一輩子都不恢復呢?”

    “不會的。”

    “我說如果。”

    喬姜:“……”

    她吐出一口濁氣,“我當時不是以為你死了么?”

    顧連翰復雜的瞥了她一眼,而后,陷入了沉默。

    不一會的功夫,車子到達了目的地。

    車內沒傘,車外的大雨還在繼續。

    眉頭輕蹙了一下,喬姜也沒有在意,直接打開車門就跑了進去。

    即便只有短短的路程,她還是渾身濕透了。

    瞧著迅速跑進別墅的女人,顧連翰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發現,她真的有驅散人陰霾的能力。

    ……

    回到屋內,顧連翰趕緊將她推進了浴室,“洗澡去。”

    “我沒帶衣服。”

    她話音剛落,男人便將一件襯衫遞了過來,“穿這個。”

    喬姜:“……”

    “哦。”她應了一聲,又默默的回到浴室,并順勢將門關上。

    等她洗完澡出來的時候,大雨還沒有停歇的跡象。

    顧連翰站在落地窗前,目光沒有焦距的看著外面的大雨。

    喬姜嘆息一聲。

    “趕快去洗澡,你病了我可沒有時間照顧你?”

    他沒有說話,一言不發的轉身走進了浴室,整個人全身上下彌漫著一股高冷的氣息。

    喬姜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心。

    其實,她覺得顧連翰這個人的內心還是有些強大的,她其實沒有必要擔心他的。

    現在,她真的是好餓啊。

    想點個外面,可是派送費好貴啊,還是不吃了,餓著吧。

    餓一頓又不會死。

    正在這個時候,突然傳來一陣門鈴聲響。

    她眉頭輕皺了一下,快步走了過去。

    一把將門拉開,當看到門外的人時,她微微愣了一下。

    男人站在門口,身上已經全部濕透,水滴正順著他的發梢往下滴落,莫名的,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性感。

    在她開門的瞬間,顧連城便注意到了她此時打扮。

    身上的男人的襯衫,就連腳上的拖鞋也是男人的,發絲微微凌亂,那自在的模樣,就仿佛是在她自己的家一樣。

    就在這一瞬間,他無法抑制內心的酸澀。

    這個女人,她的心中到底還有沒有他。

    瞧著眼前面容清寒,渾身濕透的男人,她眼底閃過一抹詫異。

    “你……怎么會來這里?”

    他漆黑的眸子像是沒有溫度的一樣的盯著她。

    他菲薄的唇瓣緊緊抿著,一語未發。

    喬姜知道,一般他這樣子就是生氣了!

    她正準備詢問一下,他突然將她抱了起來,朝著雨中走去。

    喬姜整個人都不好了。

    “現在在下雨,我剛洗的澡,剛換的衣服……”

    她話音未落,整個人就被他扔進了車里。

    他關上門,而后驅車離開。

    此時此刻,喬姜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她現在有點餓!

    而且,這個男人的臉色不是一般的難看,這模樣,真的就好像是誰欠他幾百萬沒有還一樣。

    看著扎心得很。

    沉寂中,男人冷貴的嗓音帶著點點沙啞突然傳進耳膜。

    “誰允許你在別的男人家里過夜的,還穿別人的衣服,喬姜,你就那么隨便么?”

    感受著他奔涌而來的怒意,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不是別人。”

    聞言,他一腳油門猛地踩到底。

    喬姜眉心突兀的跳了一下,被他遺忘的安全帶現在才發現了作用。

    她默默的拉過安全帶系了起來。

    “那什么,你冷靜一點,我怕你一個不行,害我出點什么事兒就難過了。”

    他眸子深邃的看著前方,有一種讓人難以忍受的冷冽在車廂里蔓延。

    “所以,你現在是還有臉生氣了?”

    聽著她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他眉頭輕皺,卻沒有搭話。

    “你明明恢復了記憶,你卻假裝不記得我,怎么,刁難我,挖苦我,讓你感到有快感?”

    聞言,隨著一聲尖銳的聲響,車子突然在路邊停了下來。

    他不可思議的看向她,眼底流轉著驚愕的色彩。

    瞧著他這神情,喬姜嗤笑出聲。

    “你剛剛說,我好衛雪都是你喜歡的人,如果你不是恢復了記憶,你一定不會這么說,你只會侮辱我。”

    顧連城:“……”

    面對她的質問,他默默的移開了目光。

    “嗯。”

    “嗯?是什么意思?”

    顧連城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所以,現在他成了那個理虧的人了?

    片刻的沉寂之后,他菲薄的唇瓣輕輕吐出一句,“一碼歸一碼。”

    吐出一句,他又發動車子離開。

    “你是我的女人,你在別的男人家里,還穿他的衣服,你就不怕我吃醋,嗯?”

    他的聲音低低沉沉的,尾音上揚,給人一種莫名的性感。

    喬姜抬眸看了他一眼,“你吃啊!”

    顧連城:“……”

    喬姜嘆息一聲,“顧連翰和你媽媽發生爭執,我擔心他想不開。”

    聞言,他眉頭緊緊地蹙了起來,眼底閃過一抹幽深,最終趨于無聲。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