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別懟我,顧先生! > 第528章 那個賤人針對她的還少么

第528章 那個賤人針對她的還少么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杜歡歡狠狠的看著她,隱忍的片刻,她終究還是沒有忍住。

    揚起手,一個巴掌重重的抽在了杜歡喜的臉上。

    臉上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下一刻,她也揚起了手,重重的甩在了杜歡歡的臉上。

    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得木桑榆遲鈍了片刻。

    隨即,她冷著一張臉快步走了過來,她狠狠的推了一把杜歡喜,關切的眼神落到了杜歡歡的身上。

    “歡歡,怎么樣,有沒有事兒?”

    杜歡歡一把揮開木桑榆的手,她狠狠的望著杜歡喜,有些不可思議的吐出一句。

    “你敢打我!”

    “呵!”她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打你怎么了?”

    正在這個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這個時候……

    是杜元|!

    木桑榆朝著杜歡歡使了一個眼色,她點了點頭,眼底精光一閃而過。

    杜歡喜將他們的神情收進眼底,嘴角輕輕的扯了一下,扯出一抹涼薄的笑。

    隨即,她快速的將自己扎起的頭發解開。

    木桑榆驚訝的看向她,她只是輕輕勾了一下唇角,緩緩抬起手,她將唇上的口紅抹開,順勢將衣服拽的凌亂不堪。

    昨晚一切,她低垂著著頭便往外面跑去。

    卻剛好撞到了杜元。

    瞧著她此刻狼狽不堪的模樣,杜元眉頭輕皺了一下,眼底閃過一抹不解。

    “你這是怎么了?”

    她頭埋得更低了,甚至不敢抬起頭來。

    “歡喜,出什么事兒了?”畢竟是自己的女兒,又得到了商場上朋友的一致好評。

    而且,比起剛到公司沒幾日就不去上班的杜歡歡比起來,這個女兒可是優秀太多了。

    聞言,杜歡喜這才抬起了頭。

    她一只手輕輕捂著臉頰。

    “爸,我沒事,我想阿姨是不小心打我一巴掌的,歡歡也是誤會我和阿姨爭執,才將我推的摔倒的。”

    木桑榆和杜歡歡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杜元冷著一張臉朝著木桑榆看了過來,“怎么回事?”

    “我……”

    “歡喜她是我的女兒,她就算有什么不是,我也會教育,輪不到你們母女!”

    杜元的話猶如一柄利劍,刀刀都扎到了木桑榆的心上。

    她有些狼狽的低下了頭,卻是一個字都沒有說。

    因為知道,說了也沒有用,此刻,杜元他已經認定,是他們母女欺負了杜歡喜。

    “爸!”

    見木桑榆受到委屈,杜歡歡也不高興了。

    “我們根本就沒有欺負杜歡喜,是她自己冤枉我們的,她還打了我一個巴掌呢,你看,臉都紅了。”

    杜元目光在杜歡歡臉上掃過,看著上面清晰的紅痕,她眉頭輕皺了一下。

    還不等她責問,就聽見杜歡喜有些難過的吐出一句。

    “爸,我錯了,我不該打她的,只是,她當時侮辱我媽媽,我沒有忍住……”

    說著,她眼眶竟然微紅了起來。

    杜歡歡不可思議的看向她。

    以前,杜歡喜可不是這樣的,現在,不知道為什么,她突然就變得有心計了。

    還是說,以前的她一直都在掩飾,不讓他們發覺。

    這樣的話,這個女人真的也太陰險了吧。

    “你們母女真是太不像話了!”

    杜元的聲音沉沉的在屋內響起,帶著一種威嚴的感覺。

    “歡喜她是我的女兒,我希望你們也能夠把她當做家人來對待,如果做不到,你們就離開!”

    一句話,杜元說的有些重了。

    杜歡歡還想說什么,卻被木桑榆一個眼神制止了。

    臉上扯出一抹極度僵硬而牽強的話,她點了點頭,“知道了。”

    “哼!”

    杜元冷哼了一聲,這才朝著樓上走去。

    木桑榆深深的看了一眼杜歡喜,也跟上了杜元的腳步。

    一時之間,偌大的大廳便只剩下了杜歡歡和杜歡喜的存在。

    她緩步來到杜歡喜跟前,狠狠的看著她。

    “看來,和那個叫喬姜的女人在一起待久了,你長進了。”

    杜歡喜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俯視著她。

    “私生女就是私生女,見不得光,就想哄騙了爸爸,也只是一時的。”

    話落,她便轉身上了樓。

    杜歡歡狠狠的盯著她的背影,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了樓道,她這才狠狠的踢上不遠處的沙發。

    儼然一副氣到了極致,卻沒有辦法宣泄的模樣。

    還在很小的時候,她就跟著媽媽在一個很小的出租屋里生活。

    那個時候,別的孩子都有新衣服穿,有好吃的東西吃,也有好看的書包,還有父母的接送。

    唯獨她,什么都沒有。

    小的時候不懂事,她天真的問過媽媽,為什么別人都有爸爸,可她沒有。

    那個時候,媽媽是這樣告訴她的:因為你是女孩,所以,你不配有爸爸。

    這么多年來,即便現在已經長大,可有些話,始終深深的印在她的心里。

    只要一想起來,就讓她疼的難受。

    那么多年來,她都在那樣一個骯臟凌亂的環境里長大。

    過著不受人待見的生活。

    同學都說她是私生女,她的媽媽做了別人的小三才有了她。

    可是后來,她好不容易有爸爸了。

    她努力的買東西,努力的讓自己變得優秀,變得配的上這個身份。

    第一次見到陸青北的時候,他還是杜歡喜的男朋友。

    那個時候,她還沒有被承認,杜歡喜母女更不知道她的存在。

    那是一個下雨天,所有人都走光了。

    她因為沒有雨傘就耽擱下來了。

    她走出教室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陸青北。

    大雨中,他骨節分明的手撐著一把黑色的雨傘,他臉上帶著干凈冷冽的笑。

    緩緩朝著這邊走來。

    她的目光一直都在隨著他的移動而移動。

    他越來越近,她的心跳也越來越快。

    直到,他將傘撐在了杜歡喜的頭頂,牽著她的手離開。

    大雨里,他們就這樣相攜遠去。

    他的傘幾乎全部都撐在了她的上方,自己被淋濕了大半個肩膀也沒有發現。

    從那以后,不知道為什么,她便經常會遇見他。

    可是,他的眼里沒有她,甚至看都不曾看過一眼。

    他的整個眼里,都是杜歡喜。

    不得不說,對于歡喜,她是嫉妒的。

    她享受著爸爸的疼愛,過著優渥的生活,還有陸青北這樣的男神驚心呵護。

    而她呢?

    直到后來,一場意外,陸青河死了。

    因此,倆人鬧得不可開交。

    她也是在那個時候認識了陸青北。

    也因陸青北,她漸漸的讓爸爸知道了她和媽媽的存在。

    一步一步的,到了今天。

    所以,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她絕對不會讓它隨隨便便失去的。

    不管是杜氏,還是陸青北,她都要。

    ……

    被顧連城氣到了,喬姜簡直一夜未眠。

    早早的,她就從床上爬起來。

    她走出房間的時候剛好看到了顧連城,他也看到了她。

    瞧著的黑眼圈,他眉頭輕皺了一下,而后,漠然的移開了視線,抬腳,云淡風輕的往樓下走去,將她徹徹底底的漠視成了空氣。

    喬姜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算了,大清早的,別生氣,冷靜點,有些人也就真的只能是這逼樣了。

    喬姜來到樓下的時候,早餐已經端上了桌。

    這個時候,楚文臉色蒼白的走了過來。

    瞧著他此刻的樣子,楊謙藍眼底閃過一抹擔憂,“你這是身體不舒服么?”

    聞言,他輕輕的搖了搖頭,“我昨晚睡覺不小心把空調調到最低,我快要被凍死了,這一整夜的。”

    喬姜喝了一口豆漿,云淡風輕的掃了他一眼。

    “別大驚小怪的,1度凍傷會出現紅斑,傷及皮膚淺層,局部紅腫充血,自覺發熱瘙癢,疼痛。”

    “顯微鏡下可見真皮層血管充血,間質水腫,有輕度炎癥細胞反應,經過7~10天可痊愈,損傷主要在表皮層。”

    說著,她目光掃過楚文,一聲極度不屑的輕哼溢出唇瓣。

    “你連1度凍傷都算不上,好意思說自己快要被凍死了!”

    “……”楚文木訥的看著她,有那么一瞬間,他是無言以對的。

    他就是用夸張的手法來形容一下自己昨夜所經歷的慘事,誰知道,太太竟然這么抨擊他。

    而且,他還聽不太懂。

    這也就算了,見他沒事,她好像還一副很失望的模樣。

    此時此刻,楚文只覺得內心拔涼拔涼的。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喬姜,默默的走了出去。

    而喬姜仿佛沒有察覺到一樣,依舊默默的吃著桌上的早餐。

    似乎是想到什么,她抬眸看了一眼顧連城,“我……”

    “食不言寢不語。”

    她剛吐出一個字,男人便冷著臉吐出這樣一句,字里行間,充滿了嫌棄。

    喬姜:“……”

    感受著家里還算可以的氣氛,楊謙藍眼底劃過一抹沒落。

    她既不希望連翰被找到,又迫切的希望他被找到。

    想起顧連翰,她卻是連食欲都沒有了。

    這么多年來,是她虧待了那個孩子,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她一定會好好的補償他的。

    ……

    …

    過幾天便是顧連城的生日。

    整個警務司的人,不論官職高低都在給他準備禮物,因為當天,是大家的聚會,盡管,他不一定會去。

    此刻,顧連城正一個人待在辦公室里,正出神的看著過往的案件。

    很多起復雜的案件幾乎都是那個女人解剖的,她的尸檢報告做的很精致,讓人閱讀起來非常的舒服。

    條理非常的清晰。

    還有,她尸檢的視頻。

    看著看著,他竟然就陷入了畫面當中。

    只是沒有想到,那個女人平時看起來非常不著調的模樣,可尸檢起來,卻給人一種十分復雜的感覺。

    和平日里,不太一樣。

    莊嚴中透著一絲認真。

    這個女人,對于解剖方面,似乎真的有點本事。

    可人品……

    他只想呵呵。

    她簡直就是一言難盡!

    正在這個時候,緊閉的辦公室大門突然被推開。

    他下意識的將文件合了起來,順勢關掉了電腦上的視頻。

    于望舒一臉笑容的走了過來,臉上有一種叫做八卦的東西。

    “哥,你是不是在看喬姜解剖的視頻?”

    聞言,他俊朗的五官瞬間就沉了下去,他面色如水的盯著他,冷漠的吐出兩個字,“沒有。”

    “哈哈哈!”于望舒突然就笑了起來,仿佛很快懷的樣子,“你就別假裝了哥,我都聽到聲音了。”

    顧連城沒有說話,他漆黑的眸子似乎是沒有溫度的停在他的身上,菲薄的唇瓣微微開啟。

    “滾!”

    于望舒:“……”

    “咳!”在男人冷漠的視線之下,他輕咳一聲。

    “哥,過幾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大家都會送你禮物,我是想說,往年你都不參加聚會,也不要禮物,今年就收一下吧,別浪費了大家的一番心意。”

    “嗯。”許久之后,他才淡淡的哼出一個音節。

    聞言,于望舒松了一口氣。

    似乎是想到什么,他大步走出了顧連城的辦公室。

    這邊,喬姜剛剛走出解剖室,就見于望舒一臉奸詐的走了過來。

    他臉上的笑容,至少此刻看在喬姜的眼底,就是奸詐。

    “喬姜,明天就是哥的生日了,一會兒我們去挑禮物吧!”

    于望舒的聲音在身后響起,她眉頭一皺扭頭看了過去,“我不去。”

    “……”于望舒微微一愣,“喬姜,到時候所有人都送禮物,就你不送,會被說閑話的,尤其,你還是哥的太太。”

    “我沒錢。”她干脆利落的吐出三個字。

    末了,似乎是覺得不夠,又幽幽的補了一句,“你借我,等我有了再還給你。”

    “……”于望舒看著她,就這樣呆愣了三秒。

    “我也沒錢。”

    “沒錢你說個求,還讓我去買禮物。”

    “……”于望舒用一種令人發指的眼神深深的將她看了一眼,“我說你雖然平日里粗魯,又尖酸刻薄,沒什么朋友,也沒有素質,可你能不能說話的時候,稍微委婉著一點,我都快被你帶偏了。”

    喬姜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嫣紅的唇瓣涼涼的吐出一句,“是么?”

    于望舒:“……”

    “那什么,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我覺得,你還是給哥買件禮物的,免得,他針對你。”

    聞言,喬姜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

    那個賤人針對她的還少么?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