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別懟我,顧先生! > 第525章 是她偽裝的太好還是他眼光太差

第525章 是她偽裝的太好還是他眼光太差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病房。

    陸青北躺在病床上,眉頭輕輕皺著,目光正盯著手機。

    而杜歡歡則趴在床邊哭的梨花帶雨,楚楚可憐。

    以前,這個女人哭的時候他會生出一種憐憫。

    因為,她哭起來的時候有些像那個女人。

    可是隨著時間久了,她哭的是越發的做作了,讓他聽起來就有一種莫名的煩躁。

    杜歡歡的哭泣聲一直都沒有止住,那模樣,就仿佛陸青北快要不行了。

    “青北,你痛不痛啊?”

    “你看我問的問題,這是槍傷,怎么會不痛的呢?”

    “青北……”

    陸青北盯了許久的手機,這段時間,許多人都來看過他,慰問過他。

    唯獨那個女人,竟然連一條慰問的微信都沒有。

    似乎是想到什么,他突然問了一句,“杜歡喜呢?”

    “啊?”

    杜歡歡淚眼朦朧的朝著他看了過去,似乎是沒有想到他為什么會突然這么問。

    可還是回答道:“姐姐他去警務司上班了。”

    “警務司。”

    他淡淡的呢喃著這三個字。

    別說是警務司了,就連媒體都報道過她受傷的事兒,他就不信那個女人不知道。

    只有一個原因。

    她知道他受傷了,而且是很嚴重的,她竟然一點都不關心他。

    哪怕是假意的都沒有。

    “青北,姐姐估計是太忙了,所以才沒空來看你。”

    “忙!呵!”

    他譏諷的吐出一個音節,而后,再無任何的聲音。

    杜歡歡眸色微微一緊,隨即,消失無蹤。

    ……

    顧連城出院回來的時候,喬姜正端著一碗面坐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吃。

    一只哈士奇正蹲在她的腳邊,看著她吃。

    瞧著她此刻吃飯沒點吃飯的模樣,他眉頭緊緊的蹙了起來。

    眼底閃過一抹嫌棄,他來到沙發的另外一端坐下。

    他沒有說話,只是靜默無言的看著她,眉頭,越皺越緊。

    而喬姜也徹底將他漠視成了空氣,假裝沒有看到他,呲溜呲溜的吃著面。

    一端漫長的時間過后,顧連城的聲音這才響了起來。

    “他們都說你是我太太?”

    喬姜扭頭看了他一眼,還沒來得及說話,又見他吐出一句,“我相信這其中肯定有什么貓膩,我的眼光不會這么差。”

    喬姜收回目光,而后狠狠的喝了一口湯。

    這個賤人,他這是什么話,真的是氣的她頭疼,面都快吃不下了。

    一時之間,客廳里又安靜了下來,誰也沒有說話。

    正在這個時候,顧連城的肚子突然就響了起來。

    他掃了一眼正在吃面的喬姜,理所當然的吩咐了一句,“也給我煮一碗,我餓了。”

    聞言,喬姜云淡風輕的瞥了他一眼,“你都會餓!”

    話落,她便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當顧連城以為她要去給他煮面的時候,她將碗里剩下的面倒給了哈士奇。

    然后將碗一放,“你沒事的話把碗洗了。”

    顧連城:“……”

    盯著桌上的碗,他俊美的臉瞬間一片暗沉。

    如果說開始還有點相信這個女人或許真的是他的太太,那么此刻,他絕對相信,其中有什么誤會。

    就算他真的娶了她,那肯定也不是自愿的。

    這樣的女人,他顧連城這輩子看都不會看一眼,更別說是生活在一起一輩子的人。

    他輕哼一聲,起身朝著樓上走去。

    一舉一動之間,蘊含著一股難以言說的火氣。

    ……

    第二天一早,顧連城早早的就去了顧氏。

    警務司的一場逮捕活動,受到了廣泛的關注,也有一定的傷亡程度。

    而最近,他剛好在休假,可以很好的打理顧氏。

    一整夜,顧連城都徹夜難眠,他輾轉反側,硬是沒有想明白,他以前,為什么會娶那樣一個女人為自己的妻子。,

    還是說,他有什么把柄落在了那個女人的手上,被她威脅,所以,不得不娶了她。

    他缺失的那一部分記憶,就是關于那個女人的。

    他別的記憶不缺失,偏偏缺失了那一部分,肯定,他潛意識里也是非常想忘記那個女人的。

    他越想便越發的不理解。

    聽了于望舒的話,那個叫喬姜的女人好像除了解剖技術好一點,其余的,沒有任何可取之處。

    而且,那好的解剖技術他也沒有親眼看到,于望舒那個人一向都喜歡夸大其詞。

    就這樣一整夜,他失眠了。

    導致第二天起來的時候面色還有些不好。

    他也沒有多想,就直接去了顧氏。

    今晚,有一個宴會需要參加,剛好可以簽下合約。

    而對方,是曾經的官員,只是后來退休了。

    ……

    晚上,顧連城換上了筆挺的西服,這才去了宴會。

    劉輝明在合約上簽下自己的名字,他微笑的看向顧連城,“我人還在國外的時候就聽過顧先生的事跡了,真的是年少有為。”

    聞言,他不失禮貌的勾起一抹淺淺的笑,“過獎了,劉老先生才是我們的榜樣。”

    “呵呵。”劉輝明笑了笑,他抬起頭,剛好看到從門口進來的人,眼底閃過一抹驚喜。

    他道:“顧先生,我想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她以前是我的學生,說來慚愧,在校的時候她真的什么都不懂,可后來,居然進步了,而且,還是突飛猛進的那種。”

    男人神色淡淡的點了點頭,他將合約反手遞給了蘇容宇,菲薄的唇瓣輕輕開啟,“好。”

    “走吧。”

    劉輝明直接帶著顧連城來到喬姜跟前。

    今晚的她,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小禮服,收腰設計,將她的腰身完美的勾勒了出來,脖子上帶著一條精致的寶石項鏈,特意弄的彎曲的頭發垂在身后,精致的妝容,更是給人一種美艷不可方物的感覺。

    “喬姜。”來到喬姜跟前,他直接叫了一下她的名字。

    喬姜轉身,目光與他對視。

    片刻的呆愣之后,她禮貌的伸出了手,“劉董好。”

    聞言,劉輝明眉頭輕皺了一下,“不叫老師?”

    喬姜臉上的神情微微一僵,隨即,嫣紅的唇瓣輕輕勾了起來,她突然甜甜的叫了一聲。

    “老師。”

    劉輝明這才滿意的笑了起來,他深深的將喬姜打量了一遍。

    “這兩年,你進步神速啊,聽說,都是警務司的科長了。”

    聞言,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的。”

    劉輝明這才看向了身側的顧連城,“我想給你介紹的人就是她,喬姜,他可是我的寶貝呢。”

    喬姜:“???”

    她什么時候又成他的寶貝了?

    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這人呢應當就是喬姜的以前的解剖老師吧。

    據說以前還在警務司任職官員呢。

    轉念一想,她又想明白了。

    他是她的老師,她如今有這樣的成就,自然是他的寶貝。

    然而,顧連城只是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不見一絲多余的熱情,也沒有半分冷漠,“嗯。”

    似乎是想到什么,劉輝明猛地在大腿上拍了一下。

    “看我這腦子,真的是老了,她既然是法醫科長,那自然也是認識連城你的了。”

    “嗯。”他吐出的口的音節依舊淡漠入水。

    他衣冠楚楚,神情寫意,就這樣一言不發地盯著她,眼底似乎有漆黑的暗流涌過,轉瞬即逝。

    喬姜抬眸看向他,相識的瞬間,她眉頭輕輕一蹙。

    男人漆黑的眸子仿若沒有任何的溫度,寒涼徹骨。

    空間里的氣流似乎凝滯住了。

    他就這樣寡淡的垂眸看著她,眼底沒有半分情緒,冷漠的讓人入贅冰窖。

    “呵!”漫長的沉寂之后,他菲薄的唇瓣輕輕溢出一抹冷笑,目光悠悠的朝著劉輝明看了過去,眼神清寒“你的寶貝?”

    聞言,劉輝明趕緊點了點頭,炫耀道:“嗯,我這寶貝各方面都挺厲害的,我挺滿意。”

    就因為她,大家都在夸他,教出了這么優秀的學生。

    正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人走了過來,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劉老先生,這位喬姜便是顧先生的太太,剛結婚不久。”

    聞言,劉輝明臉上閃過一抹明顯的尷尬。

    他道:“你們年輕人先聊著,我走了。”

    喬姜:“……”

    蘇容宇看了看倆人之間有些不對勁的氣氛,也轉身走了。

    一時之間,原地就只剩下了喬姜和顧連城。

    她端著一杯酒,眼睛漫不經心的看著別處。

    這個男人現在因為三唑侖而缺失了一部分記憶,不記得她了,對她的態度可以說是很惡劣了。

    她也懶得多跟他說什么。

    反正,這只是暫時性的。

    “顧先生慢慢看。”慵懶的吐出一句,她淡淡的掃過他那張面無表情的臉,轉身便走。

    她這個人,最不擅長的就是熱臉貼人家冷屁股,就算他缺失了一部分記憶也是一樣的。

    男人,不能慣!

    這只是缺失了一部分記憶就這么牛氣,要全部忘記了,他是不是還得上天了。

    這還開始嫌棄起她來了。

    “你就是這樣做別人太太的?”

    她剛剛轉身,男人刻薄不含意思溫情的聲音便在身后響起。

    她腳步頓住。

    回頭,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怎么了么?你不是不喜歡我?嫌棄我?”

    “呵!”他輕哼一聲,臉上露出了一抹極度不屑的情緒。

    “你現在掛著的名號是我顧連城的太太,別丟我的臉。”

    聞言,喬姜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差點被氣的一口氣沒有上得來。

    這個賤人,他現在說話一定要這么尖酸刻薄的。

    他以前到底是瞎了還是腦子壞掉了,居然會娶這樣一個不安分的女人。

    難道,家里的人誰都不阻止的么?

    他出口的每一個字都充滿了濃濃的諷刺,字字像是猝了毒的利刃,毫不留情。

    喬姜也不惱,笑的漫不經心,笑的風情萬種。

    她端著酒,笑瞇瞇的朝著他一步一步的走來。

    與她對視的瞬間,顧連城率先移開了視線,不知道為何,心底,閃過一種莫名的心虛。

    聞言,男人眉宇間透露出一縷殘酷的寒涼,纖長的眉輕蹙,棱角分明的五官蘊含著說不出來的陰驁與深沉。

    極薄的唇緊緊地抿著,那雙深邃漆黑的眸子就那樣肆無忌憚地望著她,透著一縷忽視不掉的冷漠,還有怒火。

    下一刻,他大掌便捏住了她的下顎。

    他的力道很大,瞬間便將她的皮膚捏的一片紅腫。

    他湊近她,重重的吐出四個字,“自甘墮落!”

    喬姜將那只捏住自己下顎的手移開,輕笑出聲。

    “謝謝你的夸獎,如果需要,我還能更墮落,沒辦法,美貌和天賦并存,別人,想墮落也沒資本。”

    顧連城看著她,只覺得一陣一陣的肝疼。

    被氣的!

    “我以前,真是瞎了會娶你這樣一個女人。”

    “哦。”她淡淡的應了一聲。

    “滾出去。”

    “爸爸我是在你家么?”她譏削的反問道。

    顧連城漆黑的眸子又是一緊,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提醒自己冷靜下來。

    “有沒有人告訴過你,對女人不能太粗魯!”

    喬姜眉眼微微一挑,萬般風情盡在其中。

    在男人下意識皺眉的時候,她緩緩湊近了他。

    她的呼吸噴灑出來,給人一種莫名的悸動。

    顧連城身子在瞬間緊繃了起來,就這樣面色寒如水的看著她,不言不語。

    喬姜抬眸,與他對視,紅唇輕勾,緩緩吐出靡靡之音。

    “你也配!”

    頃刻之間,男人俊美的臉上仿佛籠罩了一層厚重的霾,目光陰郁。

    喬姜勾了一下唇角,沒有說話,直接朝著和劉輝明相談甚歡的劉輝明走了過去。

    簡單的打了招呼,她便離開了這個宴會。

    顧連城站在原地,目光卻一直緊隨著喬姜的身影,直到她消失在了眼底,他依舊沒有收回目光。

    那雙漆黑的眸子里,是無邊翻滾的暗潮,復雜難懂。

    這樣的女人,就是倒貼他顧連城也不會看上一眼。

    那她,到底是使了什么手段讓她鉆了空子的。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