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無敵雙寶:首席大人是男神 > 第964章 合作失敗

第964章 合作失敗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夏蔚無語,他是豬腦袋嗎?去賄賂一個律師,會分分鐘被告妨礙司法公正!

    更何況李文啟是什么人?能這么容易被賄賂嗎?

    “我給你介紹一個律師,要是他們真的追究起來,你就去找她。”夏蔚掏出筆,留下了蘇璇的聯系方式。

    a市名流都知道,若律師是李文啟,也只有蘇璇能夠跟他對著干。

    商總皺眉看著蘇璇的聯系方式,沒了玩樂的心思。

    夏蔚見他愁苦的臉,雖然知道這場官司他是逃不掉了,但依舊想要拿下項目證明自己比阮白強,故裝樂觀說道:“商總,您放心吧,這個蘇大律師跟外面的律師不一樣,只要經她手的案子,贏面很大,只是……”

    “只是什么?”商總被她的話弄得一驚一乍的。

    夏蔚道:“她不會隨意接案子,但是要提到對方的代表律師是李文啟,她一定會把案子接下。”

    商總摸了摸肥胖的下巴,好奇道:“這是為什么?兩人有仇?”

    夏蔚懶得跟他廢話這么多,“只要她能幫你打贏官司不就好了?商總,我還有事,你繼續玩,我會把賬單結了,需要幫你把剛才那兩個姑娘喊進來嗎?”

    商總已經沒了興致,一心只想聯系蘇璇把當下的事情解決,他站起來,啤酒肚晃著,他道:“不用,夏經理,你給我帶來這么大的麻煩,我看我們也沒有合作的必要了。”

    他把這封律師函全怪在夏蔚頭上,若不是他們君如故意抬高價格,他也不會猶豫那么久。

    不猶豫的話,也不會跟阮白還有李妮吃飯。

    看著商總拖著肥胖的身軀離開,夏蔚臉色陰沉,沒有挽留,“死胖子,自己好色,還怪在我頭上?早知道不給你推薦蘇璇,吃官司就是你活該!”

    商總離開夜色美后,立刻給蘇璇打了一通電話。

    蘇璇手頭的官司有點多,還在加班,本想拒絕,卻聽到對方代表律師是李文啟,幾乎沒有考慮,她報了律師樓的地址,讓他現在過來。

    商總不想夜長夢多,讓司機開車送他到律師樓。

    蘇璇坐在商總的對面,遞過一杯咖啡,說道:“律師函帶過來了嗎?”

    “帶了帶了。”商總看著蘇璇的美艷,也不敢動歪心思,現在把她當成神一樣供奉。

    這次的官司他不能輸,不然一切都沒了。

    蘇璇快速把律師函瀏覽一遍,眉頭緊皺,“你真的對阮白跟李妮動手動腳了?”

    “我哪有?這都是污蔑!”商總下意識否認。

    蘇璇見他閃爍的眼神,把律師函放下,問道:“如果你想讓我幫你打這場官司,最后就坦誠一點,有還是沒有,怎么動手動腳的,全部交代清楚。”

    商總愣了愣,面對她精明的目光,只好坦白,“我就摸了手摟著腰,這不都是正常的動作嗎?”

    “她們兩人要是陪酒女,對你來說就是正常的動作。”蘇璇冷淡說道,喝了一口咖啡。

    這個男人看著就是色欲熏心的類型,還不知好歹,對慕少凌的妻子動手動腳。

    作為女性,蘇璇最討厭的就是這樣的男人,如果這次對方的代表律師是李文啟,這個男人根本沒贏面!

    商總被她的話堵得無語,端起咖啡杯,狠狠和了一大口,“那現在要怎么辦?”

    蘇璇又問道:“他們手頭有證據嗎?”

    商總想起董子俊的話,有監控證據。

    “有嗎?”蘇璇問道,一個是否的回答,他也要想那么久,簡直浪費時間。

    “有。”商總回答道,“但是我也沒有做過多的……”

    “動手了就是動手了,法官不會因為你動了多少次手而判你是否有罪。”蘇璇站起來,冷漠道:“這個案子,我幫不了。”

    商總愕然,“為什么?夏蔚說你一定能幫我贏得官司的!”

    “那也是有的打我才能有機會贏,這個案子,放在誰那里,都沒辦法幫你洗脫,他們有證人,也有證據,商先生,我給你一個建議,好好的去跟慕夫人道個歉,該陪的罪就去認了,該送的禮也送了,要是這樣還追究,那誰也幫不了你。”蘇璇說道,給助理一個眼色。

    助理把錄音筆關掉,這個案子本來就沒得打,這個猥瑣的男人還真的浪費她們的時間。

    商總絕望,“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拿出你最真誠的道歉,不過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作為一個深愛自己妻子的男人,他哪里能看得別的男人去占她的便宜?”蘇璇說的話在理,雖然她想要在法庭與李文啟一決高下,但是這種案子接了注定是輸的,她不會那么蠢。

    ……

    慕少凌與阮白回到家,開始忙工作。

    阮白知道,他今天提前到達華筑公司樓下,肯定有很多工作沒完成,沒說什么,踮起腳尖輕輕給了一個吻,轉身走進孩子的臥室。

    等三個孩子都睡著以后,阮白經過書房看了一眼,慕少凌還在處理工作。

    她回到臥室洗了個澡,坐在床上看書。

    慕少凌忙完工作回到臥室的時候,阮白靠著床犯困,連著打了好幾個哈欠。

    看見他進來,阮白揉了揉眼睛笑著道:“老公,你忙完啦?”

    “嗯,困了怎么還不睡?”他問道。

    阮白精神了幾分,“還好啦,你要洗澡嗎?我給你放熱水。”

    “不用。”慕少凌坐在床邊,低頭親了親她白嫩的臉頰,她都困得已經睜不開眼睛了,自然不舍得讓她忙乎,“你先睡,我去洗個澡。”

    阮白想了想,還是問道:“那個,商總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辦?”

    她覺得慕少凌是故意這么做,背后的原因還是華筑。

    要刁難商總,他不一定要發律師函,做其他事情也可以。

    慕少凌深邃的眼神透著一絲玩味,捏了捏阮白的臉,她總是那么聰明。

    他要刁難商總,但不是用這個方法,這只是個開頭。

    “這件事交給你處理,你想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慕少凌說道。

    “少凌,有你真好。”阮白抱著他,仰頭,看向他剛毅的下巴。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