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第1256章 反復

第1256章 反復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長俊找了一家川菜館,請川島芳子吃中餐。

    趁著菜肴還沒有上來,川島芳子開始套路。

    “長君,你聽說了嗎,第十三軍司令部有內奸。”

    “聽說?”長俊哂然,“這都已經是公開的秘密,整個司令部誰不知道?”

    川島芳子盯著長俊的眼睛,問道:“長君,那你覺得這有可能是是真的嗎?”

    “芳子小姐,這你可是問錯人了。”長俊搖頭道,“我哪知道這是真還是假?不過有一點我倒是十分清楚。”

    川島芳子道:“是什么?”

    長俊搖頭道:“你們土肥原機關如果再調查下去,我們第十三軍司令部就要變得人心惶惶,誰都沒辦法安心工作了。”

    說到這一頓,長俊又道:“剛才從新世界出來時,你感覺到了嗎?”

    川島芳子撩了一下短發,裝傻道:“感覺到什么?”

    “有人在跟蹤我們。”長俊道。

    川島芳子道:“你發現了嗎?”

    “沒有。”長俊郁悶的道。

    川島芳子微微一笑,突然間問道:“長君,你聽說過敦煌計劃嗎?”

    “敦煌計劃?”長俊內心劇震,臉上卻是不動聲色,搖搖頭說道,“沒聽過,怎么,你們土肥原機關又要搞什么敦煌計劃?”

    川島芳子道:“這個敦煌計劃并不是我們土肥原機關搞的,而是支那人搞的。”

    “支那人的諜戰計劃?”長俊道,“那一定是沖著你們土肥原機關來的,芳子小姐,那你們可要小心了。”

    川島芳子道:“長君怎么知道這個敦煌計劃是沖著我們土肥原機關來的。”

    “我瞎猜的。”長俊隨口的胡謅道,“芳子小姐你看,支那人為什么要給他們的諜戰計劃取名敦煌?敦煌,最有名的又是什么?”

    川島芳子道:“敦煌最有名的,莫高窟?”

    “當然不是。”長俊隨口說道,“敦煌最有名的當然是壁畫,飛天壁畫!”

    “飛天壁畫?!”川島芳子的臉色頓時間微微一變。

    長俊又說道:“所以我就猜測,支那人多半是想要對付你們土肥原機關,尤其是土肥原君,肯定是支那人的重點目標,支那人想要把土肥原君乃至土肥原機關的每一個人,包括芳子小姐你在內,都送到天上去!”

    聽到這里,川島芳子便一下站站起身來。

    “長君,我突然想起還有急事,先走了。”川島芳子說完轉身就往外走。

    長俊道:“噯,芳子小姐你怎么就走了?吃了宵夜再走啊?芳子小姐?”

    等到長俊從川菜館追出來之時,川島芳子早已經攔了一輛黃包車,走遠了。

    看著川島芳子的身影消失在遠處的街上,長俊的臉色便一點點的陰沉下來,但愿,川島芳子不要太蠢才好,是的,長俊出現了反復。

    ……

    川島芳子當然不蠢,反而是十分的聰明。

    長俊雖然是“言者無心”,但是川島芳子聽了之后,卻是心神大震,她一下就想明白了敦煌計劃的真正的意圖所在。

    “快快,快點,再快點!”

    川島芳子不斷的催促黃包車夫加快速度。

    黃包車夫已經跑得飛起,川島芳子卻還是嫌慢。

    畢竟是人力車,速度不可能比得過四個輪子的汽車。

    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川島芳子心下越發的焦急,按這速度估計,至少也要一個多小時之后才能見到土肥原賢二。

    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

    正好這個時候,川島芳子的余光掃到了一個電話亭。

    “停,快停車!”川島芳子便趕緊示意黃包車夫停下。

    還沒等黃包車完全停穩,川島芳子便一個縱身跳下車,因為穿著高跟鞋,落地時甚至還別了一下,但川島芳子已經完全顧不上,隨手扔了一個角洋給黃包車夫,然后蹬蹬蹬的沖向街邊的公用電話亭。

    ……

    在土肥原機關。

    土肥原賢二泡過腳,準備上床睡覺。

    畢竟是快六十歲的人了,精力已經沒法跟年輕人相比。

    可就在這時候,外間辦公桌上的電話鈴卻忽然響起來。

    “這個時候了,誰會給他打來電話?”土肥原賢二皺了下眉頭,還是披衣起床,然后走到外間抓起電話筒。

    “麻西麻……”

    第二個西字還沒有說出口,那頭便傳來了川島芳子急促的聲音:“老師,是我!”

    “芳子?”土肥原賢愕然,“有什么事……”

    最后一個嗎字還沒說出口,便再次被川島芳子給打斷。

    “老師,你先聽我說。”川島芳子說道,“關于支那人的敦煌計劃,我剛剛又想到了另外的一個可能,一個可怕的可能!”

    敦煌計劃的另外一個可能?土肥原賢二心頭猛然一凜。

    只不過,老鬼子終究還是忍住了,沒有打斷川島芳子。

    頓了頓,川島芳子又說道:“敦煌最有名的是飛天壁畫,所以這個計劃,很可能跟皇軍航空兵有關!”

    “飛天?航空兵?”土肥原賢二說道,“繼續你的分析。”

    “哈依。”電話那頭的川島芳子又說道,“根據我的分析,支那軍統上海區很可能已經將浦東的用來儲存航空汽油的戰備油庫鎖定為襲擊目標,他們的意圖是要摧毀戰備油庫,使得帝國陸軍及海軍的航空兵,陷入無油可能的窘迫之境!”

    “納尼?浦東的戰備倉庫?!”土肥原賢二霍然站起身。

    這一驚,當真是非同小可,土肥原賢二額頭的冷汗刷的就流了下來。

    浦東的戰備倉庫有多重要,再沒有人比土肥原賢二更清楚,因為那里儲存了數以萬噸計的航空汽油,如果這座戰備倉庫遭到摧毀,則受影響的不僅僅只是陸軍,不僅僅只是正在如火如涂進行的浙閩會戰,甚至就連海軍也會受到嚴重的影響。

    事實上,戰備倉庫中的航空汽油絕大部份屬于海軍所有。

    所以說,一旦浦東的戰備倉庫遭到摧毀,他不僅要承受來自陸軍總參謀長閑院宮載仁的怒火,更要承受來自于海軍軍令總長伏見宮恭博的雷霆之怒!

    土肥原賢二自忖絕對承受不住來自于陸軍、海軍的暴怒!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