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重生都市仙帝 > 第274章 鍛造武器

第274章 鍛造武器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張逸風意念一動,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一大塊鬼眼礦石,直接仍入了丹爐。

    隨后他催動丹火,將鬼眼礦石熔化。

    當鬼眼礦石熔化之后,張逸風連忙輸入靈氣,在靈氣的控制下,將流動的溶液固定成為長劍的樣子。

    這是張逸風第一次鍛造武器,他這才發現他很多步奏都不會,比如打造武器用的模具他就沒有。如果不是他神識強大,能依靠靈氣來造型。恐怕,他煉制出來的長劍,會是史上最不像劍的武器。

    當溶液成為劍形后,張逸風這才收起火焰,連忙澆了一瓢冷水上去。

    如果有鍛造師看見他鍛造,一定會大罵他浪費材料,還根本不會鍛造!

    當溶液逐漸凝固,張逸風這才取出礦石,放在架子上,用鐵錘子不停敲打。

    鬼眼礦石熔化后,經過反復敲打,反復火煉,就能去其糟粕,留其精華。成為一種硬度極強的鋼。

    這一日,張逸風的房間里,總是傳來打鐵聲。

    由于張逸風將房間霸占了,這一日玫瑰是同夢霓裳睡的。至于紫菱這嬌嬌大小姐,自然是睡的沙發!

    沒辦法,由不得她不睡,她身無分文,也不熟悉路,逃都不知道往哪里逃。

    一連兩天,張逸風終于打造出了一把長劍。

    長劍色澤還不錯,但一點都不光滑,別人的劍都是修長明亮,他的劍修長是修長,看上去卻像是一塊石頭。

    因為鍛造根本就不是他這樣的,一個好的鍛造師,不僅擁有強大的鍛造錘法,還要依仗一些外物,比如用來捏造模型的深海黑泥,用來提高火焰溫度的火晶石,等等等等……

    但張逸風呢,什么都沒有,什么都不會。

    他的劍雖然打造出來了,雖然也很鋒利,但那是因為他使用的是鬼眼礦石,這東西本來就是鍛造強大武器的。如果換做鍛造師來鍛造,同樣的材料,鍛造師鍛造出來的長劍,可以輕松將他的長劍給斬斷。

    這就是技藝的差距。

    張逸風自己也知道自己鍛造得不好,但總比沒有武器的好。

    今后如果能學習鍛造之術,他也要將鍛造之術學習了。不然今后身上空有好東西,卻沒有本事將之打造成為武器,那就是最悲劇的事情。

    搖了搖頭,張逸風走出了房間。

    院子里,夢霓裳同往日一樣,坐在藤椅上,悠閑地喝茶看書。

    玫瑰則站在臺階上,盯著正在院子里掃地的紫菱。兩個女人生活在一起,居然出奇的和諧。因為兩人都不是話多之人。

    玫瑰不愧是殺手出生,她身上冰冷刺骨的氣息,讓紫菱都不敢朝她頂嘴,這兩日她將紫菱收拾得服服帖帖。

    紫菱說得最多的話,就是等我爸了,你們都得死!

    但可惜,三日了,她爸還沒有來。

    張逸風觀看了一下花草,便去到了院子外。

    他要在院子外面布置陣法,另外,張逸風將鬼劍取回來了。

    陣法加上鬼劍,再加上隨身的靈火和配劍。

    張逸風如果在自己的院子里,再遇到武狂人,他有超過七成的把握斬殺對方。

    現在的張逸風,雖然修為沒有提升,但他已經不是一周前的張逸風。

    時間流逝,這是紫菱成為女奴的第六日,太合派的人終于來了。

    但讓所有人意外的是,來人不是少女的父親。

    來的是一個矮胖的中年男子以及一個二十二三歲的年輕人。兩人自我介紹了一下,矮胖男子是太和派的副門主,年輕人則是紫菱的表哥。

    “許叔叔,我爸呢?你們快點帶我走吧。”

    兩人一介紹完,紫菱便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朝胖中年撲了上去,這幾天她被折磨慘了。掃地拖地洗衣服,一雙如玉的手掌被水泡得有些發脹,腳上也打出了許多血泡。

    “侄女,你怎么成這個樣子了。”胖男人很是寵溺地抱著嗚嗚大哭的紫菱,不斷地安撫她。

    “你們到底讓我表妹干了什么?”青年對紫菱有意思,看著紫菱不成人形的樣子頓時憤怒地質問張逸風。

    張逸風淡淡道:“沒干什么,就是掃掃地,洗洗衣服而已。”

    “什么!你們竟敢讓表妹做這種事,你難道不知道表妹從小都沒有做過任何事么!”青年有些憤怒,“張逸風,本小姐詛咒你!”

    紫菱的聲音也傳來了,她拿著一件衣服橫扯豎拉,仿佛那不是張逸風的衣服,而是張逸風本人一般。

    “張小兄弟,侄女在這里也住了幾天了,我特意來接我侄女兒回去,您看能不能行個方便,她從小被驕縱慣了,不懂事,若有得罪的地方,還請原諒。”許副門主的聲音傳來,倒顯得十分客氣。

    “許叔叔,你干嘛對他這么客氣,這個壞蛋這么折磨我,你一定要幫我報仇啊!對了,我爸呢。”

    紫菱眼巴巴的看著許長老。

    “紫菱,不得無禮,快跟張小兄弟道歉。”許叔叔卻是一聲冷喝。

    紫菱一臉的難以置信,眼睛瞪的老大:“許叔叔,讓我給他道歉!憑什么!”

    “憑這句話是掌門說的!”

    “我爸,不可能!他那么疼我。”紫菱不敢相信,這句話居然是她父親說的。

    許叔叔嘆了口氣道:“侄女,你爸說,張逸風本來就是我們要請的客人,你當日那么無禮,理應受到懲罰。”

    說著,許叔叔再次朝著張逸風道:“張小兄弟,侄女也被你教訓了一頓,你看我將侄女接回去怎么樣?”

    張逸風淡淡道:“那怎么行,她走了誰給我們洗衣服。”

    玫瑰:“……”

    夢霓裳:“……”

    兩人直接無語了,別人副門主都親自來了,他竟然還說衣服沒人洗,感情真把人家千金大小姐當成洗衣服的用人了。

    “你!”紫菱大怒,大小姐脾氣又要發作,但一想起這個家伙比他還可惡,她就焉了。對付這種嬌嬌小姐,就是要以強克強。

    “我開玩笑的,你洗的衣服比沒洗的還臟,你還是把這沒用的家伙給拎回去吧。”

    張逸風的聲音再次傳來。

    “誰是沒用的家伙?”紫菱當時就怒了。

    張逸風懶得同紫菱拌嘴,最終,他還是決定讓男子帶走了紫菱。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