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師道成圣 > 第1574章雙神爭勢【二】

第1574章雙神爭勢【二】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和尚看了一眼,化為灰燼的門匾,轉身緩步走到一旁的樹林,伸手一揮,看似沒有用力,可是一個蒼天古樹,轟然倒在地上,掀起一片灰土狼煙。

    塵煙落盡之后,和尚直接以手化刀,飛速的炮制一塊門匾,又是以指為筆,幾乎一筆成型,三個妖師宗的大字,豁然顯露在門匾之上。

    “與神主差了一些,不過也算是不錯的字了。”

    和尚倒是有些自得,伸手一揮,門匾化為流光,落在宮殿之上,再一次拂袖一揮,一陣風吹過之后,整個宮殿的塵埃化為虛無,比人動手精心的打掃,還要萬分的整潔。

    輕輕推開宮門,來到妖師宗之內,看著這一切熟悉的物品,和尚眼中含著一抹熱淚,閃爍在眼眶之內,腦海盡是當初的畫面,不僅酣然淚下,未曾想到今時今日,還能來到這般的故土之地。

    “哎,時過百年,亦是不知上界如何了?他們的爭斗,又到了何種的地步?熟悉的故友,還能有幾人存活,我若是再現于世,是否還能被他們記得?哎,罷了,罷了,一切皆有定數,若是他們誤入歧途,又能怪得了誰呢?”

    隨著這般的話語落盡,和尚直接來到宮殿為首的座椅之上,那座椅雕龍刻鳳,又與尋常的龍鳳不同,古樸滄桑的氣息,瞬間籠罩他的周身,不僅令他亦是寸步難行。

    “好家伙,神主真是好手段,只怕正是因為如此,那烏才不敢獨占此殿吧?他們只怕做夢也不會想到,神主還有后手,即便他隕落了,這新宇也并不是無主可控。”

    說到這里,和尚嘴角一翹,流露出一絲嘲諷之色,也不知道嘲諷的是烏,還是嘲諷那漫天的神靈?

    和尚抬腳,并沒有直接走上臺階,而是走到左側靠近末尾的第二把椅子,輕輕的坐在了上面。

    昔日,與眾位道友一起坐在大殿之中,那聆聽神主講法的一幕,再一次自腦海之中涌現。

    往事如煙,卻又歷歷在目,如同昨日一般。

    這和尚不是旁人,正是自廢修為的地藏,當日地藏不愿與十殿閻王為敵,也不愿意違背自己的原則,終究選擇遠離這方苦海,不愿再摻和這趟渾水。

    而正是因為這般的舍予,才會因此被新宇規則相契,與伏羲一樣,他亦是肉身證道。對比于伏羲,地藏的契合程度,遠比伏羲高出的多。

    當然魏央不在此列,畢竟新宇乃是他出手創造,他已經遠超了規則之主的地位。

    也正是因為如此,伏羲才無法徹底契合新宇規則,成為取代魏央的繼承者,原本伏羲心中暗自認定,這乃是因為魏央未曾隕落,依舊把控新宇規則的緣故,卻不知地藏暗中早就契合規則,與他平分秋色,令他備受掣肘而已。

    許久,地藏伸手扭轉扶手的兩個圓球,扶手只有兩顆圓形的球體,不過整個扶手被雕刻成一條條神龍,這寶珠被神龍抬頭銜在嘴中,栩栩如生、如同神龍吐珠一般的造型,怎么也不會令人想到,這寶珠竟然可以扭動旋轉。

    ‘轟’

    一陣陣轟隆之音,傳蕩在這寂靜的宮殿之中,只見臺上的首座,緩緩的向后移動,轉眼之間,一道漆黑的階梯,出現在原本的座椅之處。

    此時地藏亦是其身,站在黑漆漆的樓梯之處,凝視著下方的一切,地藏臉上并沒有半點的驚訝之色,鎮定如初的緩踏足階梯之上,卻沒有向下行走,整個階梯卻緩緩的向下滑落而去。

    “神主,真是大智慧,這等機械,只怕尋常之人,難以打造而出,真不知道神主的腦袋,是怎么長得?果然是天寵之子,非我等可比。”

    話音傳蕩在四周的石墻,經過反彈回到地藏的耳畔,倒是換回他驚詫之心,凝視看著不斷出現火燭的甬道。

    這一條不知通向何處的甬道,不斷有火燭亮起,也不斷的有火燭熄滅,可是沒有一絲的能量涌現,整個甬道都被下了禁止,似乎這里如同禁地一般,令地藏也絲毫不能動用體內的能量。

    “玄妙,太過玄妙了,這些火燭,只怕是特殊鍛造而成吧?真不知道神主打造這般的秘境,究竟有何秘密等待后人開啟,哎。”

    地藏心中并不好受,說實話,這等機緣,只怕并非是魏央特意留給他,確切的來言,應該屬于寒玲,亦或是夢瑤琴,甚至是三娘,可是當他舍予修為,心中已經死去的那一刻,魏央一道神念,卻把此地之事告知與他,甚至刻意規定了時間。

    世俗的百年,天界的一年,這才是他遲遲二來的緣故,不早不晚,整整好好凡間已經過了百年。

    不知過了多久,當階梯不動之時,一道石門擋在地藏的面前,而地藏也是輕吐體內那一絲的能量,緩緩的碰觸這道石門之上,令那石門緩緩的為之打開。

    可是當地藏吐出這一口能量之后,模樣突然之間衰老起來,片刻之余,便化為一位老翁,似乎馬上就要壽元已盡,油枯燈滅之際。

    步伐闌珊,地藏拖著衰老的身軀,緩緩的向石門而去,心中亦是無比的悲傷。

    昔日,站在巔峰之處,俯視眾生的他,今日卻已經變為一位凡人,平凡而又衰老的普通老人罷了。

    若非因為契合規則,魏央的神念籠罩他的周身,強行注入他身軀一道能量,靠著這道能量的支撐,只怕他的身軀早已崩碎,與佛等人一般,以虛體之身,契合規則之力了。

    就在他踏足石門之內,一股充盈的生命氣息,撲面而來,那龐大的生命之力,令他的身軀都換發出新的光彩,就連那早已絕了發髻的光頭,不到片刻之余,便長出了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這等玄妙的景象,若是被外界之人看到,只怕也定會心中驚詫不已。

    而作為當事人的地藏,亦是看著自己的雙手,大量自己的周身,未曾想到到了如此地步,竟然還能恢復年輕的身軀,甚至體內一股股靈氣涌動,正在修復他原本的創傷,已經那些不曾治療的暗疾。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