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2806章 波斯豹之死

第2806章 波斯豹之死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2806章 波斯豹之死

    “威脅我?哈。”余飛笑得很響亮:“我現在發現你是真的很愚蠢。”

    “天狼,你別得意。”波斯豹低吼:“這一次栽在你手里,并不是我不如你,而是著了你的道而已,換句話說,是你幸運而已。但下一次,你可就不會這么幸運了。”

    “下一次嗎?你覺得你還有下一次嗎?”余飛臉色一沉。

    “我可能沒有了,但會有人替我出手的,當然,我并不希望她出手,所以奉勸你一句,放我走是你最好的選擇。”

    余飛真不明白,這家伙的依仗和膽氣從哪里來。

    當然,這對他而言都不重要。

    不就是殺了波斯豹后,有人會來替他報仇嗎,接著就是。

    堂堂天狼,什么時候怕過誰?什么時候會被嚇倒過?又什么時候受人威脅?

    “很抱歉先生,很多人威脅過我,可很多威脅我的人都死了,而我還活著。”余飛語氣冰冷:“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從不受人威脅,包括你在內。”

    “那是以前的人,我不一樣,我一旦死在你手里,相信不久的將來,你很快會來陪我,包括你身邊的人。”

    竟然還威脅到了余飛身邊的人。

    “我想,作為世界江湖中的名人,你應該聽過poinsettia這個殺手的名字?”

    波斯豹口中吐出這個名字,倒是讓余飛微微一愣。

    poinsettia,翻譯過來的意思是“一品紅”,一種花的名稱,號稱世界十大毒花之一。

    一品紅莖葉里的白色汁液會刺激皮膚紅腫,引起過敏反應,嚴重者在24小時后進入暈睡、痙攣、紫紺,最后暈迷死亡。

    然而,這個叫一品紅的人并不是花,而是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殺手。

    在世界上號稱八大傳奇殺手之一,殺人如麻。

    這樣的人物,余飛自然早有耳聞。

    “她跟你有關系?”余飛冷漠地問。

    “你猜呢,哈哈……。”波斯豹得意地大笑起,笑得那么囂張:“哈哈,到時候你將為你的愚蠢和無知付出無比慘重的代價,哈哈……,來啊,殺我啊,你干嗎?求你殺我啊!”

    “砰。”

    槍聲響起,余飛槍口對著波斯豹的胸口位置射出狂暴的子彈。

    一個巨大的血口出現,血水洶涌而出。

    他沒有直接對準波斯豹腦袋開槍。

    波斯豹看著自己胸口血水洶涌的血洞,眼神有些茫然,沒想到余飛真敢殺他,他都爆出了“一品紅”的名頭,余飛還敢殺他。

    更沒想到,他波斯豹怎么說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竟然以這樣一種方式結束生命,他有些不甘和不舍。

    不甘心就此失敗,不舍得這個花花世界。

    他們這樣的人,不愁金錢和女人,活著就能享受世上最奢靡的生活,可問題是,你得活著,人死了一切都是毫無意義。

    財富和女人都將成為別人的。

    “你,你真敢殺我?”波斯豹沒有立即氣結,他盯著余飛,發出嘶啞的聲音:“你不……不怕一品紅的報復嗎?”

    “我說過,我從不受人威脅。”余飛冰冷回應:“你算什么東西,也配威脅我嗎?知道為什么不直接一槍打爆你腦袋嗎,因為我會讓你慢慢死去。也許以后我會付出很慘重的代價,但你已經看不到了,不是嗎?”

    “你……。”波斯豹蒼白的臉皮抽了幾下:“你會……會后悔……的……。”

    余飛懶得多說,直接一揮手,朝士兵吩咐:“扔海里喂魚吧。”

    “是。”士兵們早就看這家伙不爽了,得到命令后,二話不說,沖上去將這家伙從鐵架上解開然后拖條死狗似的拖了出去。

    很快,外面傳來一聲“噗通”的巨響,波斯豹被扔進海里,即將葬身魚腹。

    聽到外面的聲音,比亞嚇得一個激靈,然后驚懼的目光望向余飛,一張嚇得有些發白的黑臉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親愛的飛,我們是朋友,對嗎?”

    余飛臉色依舊冰冷:“曾經是,可是現在……,說真的,我以曾經是你的朋友為恥。”

    比亞喉嚨滾了滾,慚愧地低下頭去。

    “比亞,想想曾經的你,再想想你現在的你,你的蛻變讓我很吃驚。”余飛失望的語氣接著道:“現在的巴利尼亞千瘡百孔,百廢待興,你不把心思放在好好發展上,卻是貪圖自己的享樂,變成了今天這副模樣,你愧對這個國家,愧對巴利尼亞人民。”

    “不不……。”比亞急忙擺手爭辯:“飛,過去一年我做了很多,馬尼塔城就是我建起來的,包括現在這支海兵部隊也是我一手建起來的,沒有我就不會有現在的成就。我不認為換了一個人會比我做得更好。”

    “您知道的,到了那個位置,享樂也是很正常的,換做別人也會一樣,我覺得我已經做得很好了。”

    余飛倒是愣住了,沒想到這家伙還有這樣的一番說辭。

    對他過去所做的一切,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啊。

    “呵呵。”余飛笑了,笑得很詭異:“比亞先生,你問問你的這些士兵們,你好意思說做得很好嗎?你到底做了什么,跟著匪徒們一起綁架國王,然后跟著匪徒們一起逃跑?”

    “這個……。”比亞臉色一紅,僵了一會后狡辯道:“我是被逼的,其實我并不想這樣,我對國王陛下的忠誠您是知道的,當初國王陛下逃難的時候,是我和我的部落不顧滅族的危險救了他。”

    “夠了,比亞先生。”余飛打住比亞的話頭:“無論你曾經有多少功勞,但都不是你變成今天這樣的理由,你現在的表現已經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叛國者,想怎么洗白都是毫無意義的。”

    “比亞,你已經失去了初心啊。”余飛一聲嘆息,失望的嘆息,更讓他失望的是到了現在比亞都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還恬不知恥地說自己表現很好,還拿以前的功績說事。

    “飛,我的朋友,你聽我解釋,我并沒有變,變的只是這個世界。”比亞強調的語氣道。

    余飛冷笑:“比亞,我沒有時間在這里聽你繼續胡說八道。你的這些話留著以后去跟阿諾說吧。看在曾經朋友的份上,看著你曾經的功績份上,我今天不處置你,留給阿諾處置吧。”

    “不。”比亞嚇到了。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