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對手 > 第2894章 負擔

第2894章 負擔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于思強知道這個時候不管怎樣,他都要出面應對這件事情了,要不然指望著他的兩個兄弟,輝麗集團真的要被別人整碗端走了。其實傅華這邊套不套的出話來也無所謂的,問題的關鍵不在傅華身上,而是在那兩個難纏的女人身上。他必須要趕緊想辦法壓服這兩個難纏的女人,否則輝麗集團真是要被她們侵門踏戶了。

    于思強就沒有繼續跟傅華繼續談下去的興趣了:“既然傅董說這件事情與你無關,那對不起,打攪您了。”說完,于思強就掛斷了電話。

    傅華還真是沒想到于思強會這么干脆的就結束了通話,于思強也沒跟他爭辯,也沒在他面前放狠話,就這么悄沒聲的掛了電話,這反而讓他心里有些隱隱的不安起來。于思強沒有繼續跟他爭執什么,說明于思強心里是有所依仗的。于家雖然現在遇到了一些麻煩,但畢竟還是有些底蘊的。傅華覺得這對喬玉甄和余芷青來說并不是一個好的兆頭,因為這預示著于思強并不怕她們來爭控制權的。

    喬玉甄在跟他魚水之歡之后,就去了書房處理事務去了。傅華就找去了書房。喬玉甄看到他笑笑:“什么事啊?”

    此刻喬玉甄已經沒有了在他身下輾轉承歡的樣子了,而是一副很干練的白領麗人形象,他對公私的邊際還是分得很清的。

    傅華說:“剛才于思強給我來了個電話,說他已經知道了你和余芷青今天收取輝麗集團低價籌碼的事情了,還說聽人說我才是這次事件的操盤者。雖然他沒有明說,但我猜得到,遞話給他的人應該是林喆。”

    喬玉甄并沒有慌張,只是很不以為然的說:“他知道就知道了唄,于家除了于思麗之外,還真是沒有挑得起來的人物。反正這件事情也到了該攤牌的時候了,接下來大家就各憑實力爭取吧。相信我和余芷青一定不會輸給于家三兄弟的。”

    “憑實力你們當然不怕對方了,”傅華笑笑說,“但是于家屹立香港商界這么多年,總還是有其底蘊的,你可不能輕視他們的。”

    “好了,我心中有數了,這件事情你別管了,我會跟余芷青商量怎么處理的。”

    看喬玉甄要繼續辦公的樣子,傅華就從書房里面出來了。在客廳,他拿出了手機撥給了萬紅梅。現在發生的這些事情表明林喆已經知道了做空馨園集團的人都有誰了,他人在香港,手頭也沒什么在進行的項目,所以不怕林喆打擊報復。但萬紅梅就不同了,萬家的根基在深圳,恐怕馨園集團一定會想辦法報復萬家的。

    萬紅梅很快就接了電話,傅華便說道:“林喆已經知道了,馨園集團股價大跌是由我們在后面主導的,輝麗集團這邊已經找上門來質問我了,林喆那人報復心很強的,你在那邊自己小心些吧。”

    萬紅梅驚訝的說:“林喆反應這么快啊?”

    “換了是你,吃了這么大的虧,當然會立即著手調查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傅華笑著說,“我們在股市上的作為都是有跡可查的,想找到我們并不是什么難事。鑒于馨園集團在深圳那邊勢力龐大,我建議你暫時離開深圳一段時間,避避風頭。”

    “這就沒必要了,林喆還沒有你想的那么牛,我避他干什么啊?”

    “你千萬別小覷了林喆,我們這一次之所以能夠在他身上撈一把,完全是有心算無心,他根本就沒想到我們會在股市上整他,所以他才會吃這么大的虧。現在他已經醒過味來了,下一步一定會重點打擊我們,我們還沒有那個實力跟他硬懟的。對了,你那個匪巢關掉了沒有啊?”

    “匪巢倒是沒關門,不過已經轉手給別人了。我轉手給別人繼續經營了。”

    傅華覺得接手匪巢的這家伙肯定要倒霉了,林喆肯定會認為這家伙跟萬紅梅有關聯:“你呀,做事就是不夠果決,下一步林喆肯定會想盡辦法對付我們,匪巢太過招搖,肯定是他打擊的靶子。你轉手給他人,這不等于是你害了他嗎?”

    “這你放心了,轉手之前,一些不妥當的地方我已經清理了。而且,接手的那個人也不怕林喆的。”

    萬紅梅這么說,就是已經把其中的利害關系跟接手的人交代清楚了。這家伙既然仍然接手,說明真的就不怕林喆的。傅華就說道:“既然你把最麻煩的事情處理掉了,那你就趕緊把手頭的事務交代一下,然后出去避避風頭吧。”

    “可以啊,你說我去哪里好呢?要不我去香港跟你住一段時間?”

    傅華笑了:“滾一邊去,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在香港也是住別人家的。你過來算住怎么回事啊?”

    “原來去香港不行啊,會礙你的事啊,那我不去香港了。”萬紅梅笑著說,“我去美國看看葵姐好了,這次我跟你在深圳遇上了,又有好多話可以跟她聊了,對了,你沒什么話要讓我帶給她的嗎?”

    傅華想了想,心中好像是有很多話要跟馮葵說,但又好像又沒什么能跟馮葵說的,想來想去只有一句你還好嗎可以說了,但好像這幾個字也沒什么實際意義。這幾個字只能表達一下他的關切,馮葵現在好不好他都沒什么可以去做的事情。所以這也是一句廢話。

    傅華笑笑:“我沒什么話要帶給她的。”

    萬紅梅很不高興的事:“連句問候都沒有啊?你是不是也太無情了吧?”

    “其實對我和她而言,無情才是有情,只有了斷了之間的牽掛,彼此才能得到大解脫。你葵姐那是通透的人,這一點她肯定看的比我更清楚。所以問候了,也是給她徒增煩惱罷了。”

    “你牛行了吧,說話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就是一點人情味都沒有。你這么太上忘情,真應該把你送到廟里當圣人供起來。行了,懶得跟你啰嗦了。”

    萬紅梅說完就掛了電話,傅華收起了電話,看看喬玉甄還在書房里沒出來,就信手把電視打開了,把頻道調到了鳳凰衛視的新聞臺,開始看起新聞來。香港不愧是一個自由經濟的港灣,對于時事、財經之類的報道相當的專業,專家的分析也很到位,這一點上比內地臺灣都要更優秀。并且對時事反饋更快,更靈敏,往往一件內地或者國際上,尤其是美國發生的時事,幾乎會同步進行報道的。

    內地的新聞報道分析的也很到位,只是內地的新聞從業者過于刻板了,報道或者分析起新聞來,總是用一種很官方的口吻,而且傾向性明顯,這就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受眾對其觀感。

    而臺灣則是太小了,經濟產業也是淺碟形的,沒有縱深,他們的新聞報道更像是家長里短的八卦,比較起來,更像是內地一個中型城市的電視臺,更多的是關注了一些極為瑣碎的小事情。

    這時一條關于地產界的新聞引起了傅華的注意,新聞報道說朝暉集團對上海的項目降價處理,降價幅度還很大,結果導致前期已經買了房子的客戶自感損失慘重,紛紛到朝暉集團的售樓處討說法。

    新聞報道之后,主持人對這條新聞進行了新聞綜述分析,分析認為,從最近由地產企業喊出活下去的口號開始,地產界進入到下行通道的跡象明顯,大型房企紛紛降價走量,回收資金。房產中介也感覺客源減少,前段時間那種排隊搶房的景象很難再現,現在有賣房人大幅降低房屋價格,但還是乏人問津。

    春江水暖鴨先知,種種跡象表明,地產行業已經步入了寒冬,活下去并不是一個售房的噱頭,而是地產界最前沿部門對市場最真實的感受。因為只有在冬天活下來,才會有資格在春天生長的。只是不知道這個寒冬會持續多久。

    作為也算是地產圈一員的傅華,看到這里也是感覺背后涼颼颼的。房地產行業上半年還凱歌高奏,頭排的企業紛紛慶祝銷售額超過五千億,下半年的論調就變得這么悲觀了,這可真是盛極而衰啊。

    對此傅華也不是沒有感覺的,現在的房產市場已經大幅透支了未來,居民的房貸水平大幅增長,已經嚴重的影響了社會整體的消費增長,讓最近一直在提的消費升級基本上變成了一句空話,都沒錢了,拿什么升級啊?

    此時,傅華因為做空馨園集團而大賺了一筆的那種喜悅已經沒有了,有些現實的問題并沒有因為賺了錢就解決了。這一次算是把馨園集團和林喆給得罪狠了,南林工業區項目開發的難度也就更大了。

    這塊地接下來還有好幾個億的資金要付的,他沒辦法說自己不能開發就拒絕付款。這會成為接下來一段時間熙海投資很大的一個負擔,如果一直沒辦法開發南林工業區這個項目的話。眼下當務之急,就是趕緊解決這個燙手山芋。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