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對手 > 第2878章 威風

第2878章 威風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個家伙別看外表斯斯文文的,但是斗起狠來,根本就是一個亡命之徒。那天在匪巢傅華差一點就要了許公子的小命,當時傅華那個兇神惡煞的樣子,也證明馮葵所言不虛,現在傅華被欺負成這個樣子,絕對不會就這么罷休的,她相信傅華一定會想辦法報復馨園集團和許公子的。現在傅華和萬家可謂同仇敵愾了,這讓她覺得萬家報復的機會來了。

    萬家雖然是沒有足夠的實力打倒馨園集團和許副市長,但萬家勝在是嶺南這邊的土著,是扎根很深的地頭蛇,許多傅華不掌握的情況,萬家掌握,萬家完全可以把這些提供給傅華,跟傅華聯合起來,利用這些情報一起跟馨園集團和許副市長好好的斗上一斗。

    萬紅梅就開始密切注意傅華的動向了,她發現傅華去了香港,去找了一個喬玉甄的女人。對這個女人萬家是多少知道點根底的,喬玉甄身上的事情發生過很多事情,還跟一些比較神秘的人物有過交集,反正是一個背景模糊不好惹的人物。然后就是那個帶傅華出現在匪巢里面的余芷青。余芷青在香港深圳一代有著黑寡婦的外號,算是兇名卓著,也是個不好惹的女人。

    剛看到這三個家伙湊到了一起,萬紅梅還替馮葵好一頓的不值,馮葵一個人在美國正因為相思而備受煎熬,傅華這壞蛋卻在香港左擁右抱,風流快活,大享齊人之福。

    不過萬紅梅很快就覺得事情不是她想的那么簡單,這一段時間這三個家伙行蹤詭秘,湊在一起好像是在密謀什么,雖然還沒有什么大的動作,但是暗地里卻是好像在醞釀著什么大事件一樣。萬紅梅仿佛都能嗅到風中那種濃郁的陰謀味道。

    而且就萬紅梅所了解到的這三個人的性情而言,他們密謀的事情肯定是要對馨園集團造成極大的打擊的。萬紅梅身體內繼承自她爺爺軍人嗜血的因子就開始躁動起來,她覺得這是一次為萬家出氣的大好機會。

    當然了,就目前的形勢而言,萬紅梅認為這三個人的目標當中肯定沒有許副市長。這三個家伙目前的身份都是商人,是老百姓,民不與官斗許副市長一直也沒跟他們直接發生沖突,他們應該不會主動把目標對準許副市長的。許副市長只是跟他們萬家交惡,目前來時是萬家要針對的主要目標。

    在針對目標這一點上,傅華和萬家并不是一致的,但是萬紅梅卻有信心讓傅華和喬玉甄、余芷青三個家伙跟她一樣,把目標對準許副市長的。因為許副市長是馨園集團最大的后臺,許副市長不倒,馨園集團還是傷不到根本的。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怎么去把這個聯盟建立起來了,正在這個時候,萬紅梅發現傅華回了北京,相對來說,許副市長和馨園集團的觸角還伸不到北京去的,于是她踩著傅華的腳步也追到了北京來。

    聽萬紅梅講完這些之后,傅華覺得萬紅梅說的要對付許副市長和馨園集團的第一個理由是有些牽強的,這個女人要是真的那么為他著想,早就主動來找他了。估計萬紅梅是想引起她同仇敵愾之心,才把他的事情拿出來作為第一個理由的。

    對萬紅梅說的第二個理由傅華是相信的,這其實就是沒落世家跟當權派之間的一場利益之爭,就他看到的許公子和馨園集團張揚跋扈的做派,他們在跟萬家發生利益之爭的時候,下手肯定是毫不容情地。

    但是他卻不能因為萬紅梅輕飄飄的幾句話,就把他和余芷青、喬玉甄這件商量了那么長時間的計劃,全盤端出來跟萬紅梅分享。即使這個萬紅梅曾經跟馮葵關系很密切也不行。因為他們的計劃最關鍵的一步就是不能讓對手知道他們想做什么,如果對手事先就知道了他們的計劃,計劃也就功虧一簣了,甚至他們還會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

    傅華看了萬紅梅一眼:“你的故事我聽完了,我也相信你跟我一樣,都對馨園集團恨之入骨,但是我不知道我能幫你做些什么?”

    “做什么啊,一起對付許副市長和馨園集團啊。”

    “等等,你首先要搞清楚一點,許副市長從來就不是我的目標,你不要把我和你的目標扯為一團。比起馨園集團來,許副市長這個目標太大,就我目前的能力,還沒辦法對付這個大家伙。除非你們萬家能夠出手對付他。”

    “這個你不說我也是要這么做的,萬家這幾年手里也是掌握了一些許副市長的違法亂紀的證據的,我可以把這些都提供給你,你拿出這些就可以對付許副市長了。”

    這大概就是以前當權的官員不愿意輕易得罪在地的士紳的原因吧,因為在地的士紳對地方上熟悉,或多或少都會掌握一些當權者的劣跡的,這也是士紳們能夠保持對當權者影響力的一部分因素。

    但是僅僅是提供出證據是不夠的,一方面傅華對深圳的地面并不熟悉,他沒有辦法去查證萬紅梅提供的證據是否真實。二來,要舉報一個官員,舉報人也是需要承擔很大風險的,萬家只提供證據并不負責將證據交到相關部門,所有的風險也就轉嫁到他的身上了。

    另外一方面,他對萬紅梅所有的信任都是建立在萬紅梅跟馮葵的關系之上的,而且這些還都是萬紅梅自己跟他說的。但是馮葵跟萬紅梅之間的真正關系是怎么樣的,他實際上并不清楚。現在人心險惡,誰知道萬紅梅今天來找他,會不會是個圈套呢,如果她是在跟他玩反間計呢?

    傅華就笑笑說:“我覺得如果萬家想要參與這個游戲,僅僅是提供證據出來是不夠的。我拿到了證據也無法查證真假,沒辦法查證真假,我自然就不敢貿然的就去使用這些。”

    “那你想萬家怎么做?”

    “簡單啊,萬家完全可以自己沖在前面的。”

    “你想要萬家沖在前面打頭陣?”萬紅梅的臉色就變了,因為萬家的根基就在政界,現在的政界是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其中的每一個細胞都跟其他細胞相互關聯,互為因果的,往往是牽一發而動全身。

    如果萬家站出來揭發許副市長的話,也就等于是跟整個生態為敵。萬家實際上也是依賴這個生態系統生存的。跟整個系統為敵也就意味著萬家是在自掘墳墓。萬紅梅的大伯之所以會對許副市長和馨園集團的欺凌啞忍,實力不足只是其中一方面,更重要的一方面是萬家和對手之間其實是生存在一個系統之中的,不到萬不得已,他們是不想毀滅整個系統的。

    萬紅梅說道:“不行,萬家給你提供子彈可以,絕對不能出頭露面的。”

    “其實萬家也不需要自己出頭露面的,你們應該養過一些死士之類的人吧?現在正是需要這些人效力的時候,讓他們出來把這件事情擔起來,就不會危及到萬家的利益了。”

    自春秋戰國開始,中國的世家大族就有養士的傳統,他們養的士種類很多,有出謀劃策的謀士,有以命搏富貴榮華的戰士……其中最神秘最詭譎的那種就是傅華所說的死士。

    春秋戰國時期,那些著名的刺客要離、專諸、荊軻之流的,都是死士。但死士并非只有刺客這樣一種類型。還有一種死士比刺客更為神秘。這一種死士會跟豢養他們的人保持距離,甚至大多數人都不會知道死士跟豢養他們的人還有關聯。這樣子才能夠保證別人不把死士所做的事情聯系到豢養他們的人身上。

    在豢養他們的人需要做某件事情而又不能出面的時候,這種死士就會挺身而出為他們的主人犧牲自己,這種犧牲包括生命、家庭、事業等等之類的。基本上死士挺身而出了之后,他們原本擁有的一些東西可能都會失去,他們對于主人來說也沒有了存在的價值。

    這種死士還有一種名稱叫做棄子,也就是可以被舍棄的棋子。從一開始成為這種死士開始,他們的命運就已經注定了,注定是要在對主人最關鍵的時刻被犧牲。但真正獲取最大利益的往往卻是他們的主人。

    萬紅梅看著傅華苦笑:“你把我們萬家想象的也太牛了,我爺爺可沒那么長遠的打算。”

    傅華就有些無語了。基本上每個時期都是有當權者的,這些當權者在臺上的時候,威風八面,一言九鼎,所有人的表現基本上是大同小異。差別就在于他們不再當權了之后。

    那些長于計謀,懂得這世界上是風水輪流轉的人,會在當權的時候就做好布局,這樣子即使將來不在繼續當權了,也能保證他們安享晚年。而有些當權者卻在這個時候只顧著去威風了,根本就沒想不當權了怎么辦。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