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對手 > 挺會利用關系

挺會利用關系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sagur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商量完畢之后,湯言笑笑說:“現在算是萬事具備了,只等著正式啟動海川重機重組了。”

    鄭堅說:“湯少是不是也該去東海那邊走一遭了,政府方面的意見對重組也是很關鍵的,我們首先要確保政府不會反對我們的重組方案。”

    湯言說:“要做到這一點也不是很難,只是這件事情必須我們家老爺子出面了,只有老爺子出面打招呼,分量才夠,才能鎮住東海省的官員們。我問過他的秘書了,他跟東海省的省長呂紀關系還不錯,打個招呼過去應該沒什么問題的。”

    鄭堅說:“既然沒問題那就盡快吧。你收購海川重機的股份已經有些時日了,也該是有點作為的時候了。再拖下去,小心夜長夢多。”

    湯言點了點頭,說:“行啊,我晚上回家跟老爺子吃頓飯,把這件事情跟他說一下,讓他打個電話給呂紀好了。”

    晚上湯言回家吃飯,湯曼也在家,看到湯言回來,瞅了他一眼,就不再搭理湯言了。父親看到湯曼這個樣子,笑了,說:“小曼啊,你哥什么事情惹到你了,讓你連理他都不理啊?”

    湯曼沒好氣的說:“他這個人蠻不講理了。”

    湯言說:“什么我不講理了,明明是你去跟一個有婦之夫勾勾搭,還說我蠻不講理。”

    湯曼臉一下子漲紅了,叫道:“你胡說八道,我什么時間跟有婦之夫勾勾搭了,我只是請人家吃了頓飯而已。哪像你,一邊養著大學生,一邊還去什么鼎福俱樂部泡小姐,還有臉說我?”

    湯言叫道:“我是個男人,我在外面有些應酬也是應該的……”

    父親看兩人吵了起來,趕忙揮手止住他們說:“你們別吵,吵吵嚷嚷的像個什么樣子,都給我閉嘴。”

    父親在家里是很有威嚴的,湯言和湯曼都閉上了嘴。

    父親轉頭看了看湯曼,說:“小曼,你說,這個有婦之夫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湯曼急了,說:“爸爸,你怎么也相信哥哥的瞎說啊?”

    父親說:“你想讓我不相信他也行,你把話給我說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啊?”

    湯曼說:“我就請人家吃頓飯而已,什么勾勾搭啊,那是鼎福俱樂部那個老板娘瞎說的,我哥就不分青紅皂白來指責我。”

    父親說:“你請什么人吃飯?”

    湯曼說:“是小莉姐的丈夫。”

    父親說:“是鄭老的孫女婿啊,你們怎么碰到一起啦?”

    25、湯曼瞅了一眼湯言,沒好氣的說:“這個你問我哥,都是他搞出來的事情。”

    湯言指責說:“你還好意思讓爸問我,不是你交往那些亂七八糟的家伙,被人下了藥,你又怎么會跟那個傅華混在一起啊?”

    湯曼絲毫也不退讓,說:“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是你想算計人家傅哥,被我碰上了,我才認識他的。后來人家救我,你打錯人了,還死硬的不承認……”

    湯言說:“我沒打錯,當時那個樣子……”

    見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互不相讓,已經有打起來的趨勢,父親有點惱火,叫道:“好了,這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又是被人下藥,又是打人,你們兄妹在外面都搞了些什么啊?”

    湯言說:“你問小曼吧,都是她干的好事。”

    湯曼叫了起來,說:“什么叫都是我干的好事啊,明明是你打的人。”

    父親說:“別吵了,都給我閉嘴。小曼,你先說被人下藥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從來都沒聽你們在我面前說過啊?”

    湯曼也知道自己在這件事情上是理虧了,便說:“好啦,我跟你說了,是我交朋友不慎,交了幾個社會上非主流的朋友,他們在我的飲料中下了藥……”

    湯言笑了,說:“什么叫非主流啊,根本就是小流氓。”

    湯曼說:“好了,就是小流氓又怎么樣呢,那可跟傅哥無關。傅哥當時可是救了我的,你可倒好,上來就打人。”

    湯言說:“我是你哥誒,看到你那種情形我殺人的心都有,還別說打人了。”

    湯曼說:“那我后來告訴你打錯了,你為什么不道歉?你根本就是借機報復……”

    湯言說:“我不覺得我打錯了人,當時那個情形你就肯定他沒對你做過什么?”

    湯曼說:“我能肯定,你是不是就想我被人做過什么啊?”

    父親一拍桌子,說:“你們還吵?”

    湯曼和湯言閉上了嘴,父親看了看湯言,說:“這次你說,究竟怎么一回事情?”

    湯言說:“當時小曼被人下了藥,正好碰到了傅華,被傅華帶了出來,然后就通知了我,我趕去就看到小曼上衣都被扒開了,情形不堪入目,我就……”

    “什么,小曼你的衣服怎么會被人扒開的?”父親心里其實是擔心女兒被人侵犯的,等不得湯言把話說完,就開始質問湯曼起來了。

    湯曼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那是我在藥力的作用下,自己扒開的,當時傅哥看情形不對,趕緊下了車避開了,然后就通知了我哥。”

    “胡鬧,”父親氣得一拍桌子,叫道:“你一個女孩子家怎么玩得這么瘋啊?我平常工作忙,顧不上管你,你在家里就這么胡作非為啊?”

    湯言說:“就是嘛,小曼,我說過你幾次了,別在外面玩得那么晚,你就是不聽。”

    父親瞪了一眼湯言,說:“你也不用給我裝好人,你在外面養大學生是怎么回事,你這個年紀不正正常常找個女朋友談戀愛結婚,養什么大學生啊?你說你妹妹在外面玩得那么晚,你還不是一樣,我回家基本都看不到你的影子,你根本就沒給你妹妹做個好榜樣,小曼都是被你帶壞的。”

    湯曼說:“就是,我就是被哥哥帶壞的。”

    父親沖著湯曼叫道:“你給我閉嘴,你一個女孩子家,不知自愛,我警告你啊,不準再跟那些狐朋狗友玩了,以后晚上早早的給我回家,酒吧什么的禁止你去了。”

    湯曼不滿的叫道:“爸爸,你這是限制人身自由。”

    父親說:“我就限制你的自由了,再不管你,我看你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我警告你啊,給我老實點,否則讓我知道你不聽我的話,我就把你的卡全部停了。”

    湯曼雖然刁蠻,但是卻不敢當面跟父親頂撞,就站了起來,氣鼓鼓的說:“這樣好了,你找條鎖鏈把我鎖在家里得了。”

    談曼說完,就沖進了自己的房間,狠狠地把門摔了上去。

    父親嘆了口氣,說:“這孩子。”

    湯言尷尬的笑了笑,他跟湯曼雖然最近鬧得很別扭,但是兄妹感情還是很好的,就說:“爸爸,小曼最近已經乖了很多了,晚上回來的都很早的,是不是不要對她這么嚴了?”

    父親苦笑了一下,說:“這個你先不要管,我那只是嚇唬她而已,讓她這段時間給我收斂點,你以為家里真的關得住她啊?”

    湯言說:“哦,是這樣啊。”

    父親看了一眼湯言,說:“小言啊,你跟那個鄭莉的丈夫是怎么一回事啊?他叫什么,傅華?”

    湯言說:“對,叫傅華。不是我刻意去找他了,是他找鄭叔,說是想幫海川一家上市企業尋找重組方,鄭叔就想把我介紹給他,就安排了一次見面。”

    父親笑了,說:“你真的不是刻意地?這里面就是這個傅華不知道你跟鄭莉曾經有過那么一段吧?如果你不是刻意的,滿可以不搭這個茬的。那個鄭堅也是故意的吧,當初他是你跟鄭莉的媒人,鄭莉沒選擇你,而選擇了傅華,他也一肚子意見吧?”

    湯言不好意思的笑了,說:“看來瞞不過爸爸,我承認我是有想借機羞辱一下傅華的意思,但另一方面我也覺得這家公司有炒作的題材,是可以做的,所以才同意跟傅華見面的。”

    父親笑笑說:“那后來怎么樣,他愿意跟你合作了嗎?”

    湯言搖了搖頭,說:“那天小曼也闖了過去,不小心揭開了我跟鄭莉的關系,讓他產生了戒心,就拒絕跟我合作了。”

    父親笑了,說:“沒讓你得逞,是不是讓你心中很惱火啊?”

    湯言說:“是有點了。”

    父親說:“那這家公司你放棄了,還是在做?”

    湯言倨傲的笑笑說:“放棄不是你兒子的風格,我私下已經買了這家公司大部分的股份,正準備大干一場呢。說到這里,爸爸,我聽說你跟東海的呂紀省長關系還不錯?”

    父親看了看湯言,說:“這件事又是小王告訴你的?”

    父親嘴里的小王指的就是他的貼身秘書,湯言點了點頭,說:“前段時間我打過電話問他,在東海方面你有沒有什么要好的關系,他就告訴了我呂紀省長。”

    父親笑了笑說:“你這家伙倒挺會利用我身邊的關系的,小王最近幫你辦了不少事吧?”

    湯言笑笑說:“這個你別怪王秘,是我非讓他幫我的。”
辽宁12选5前三走势图